報導/攝影:游晼婷
土生土長的老闆李國安浸淫飲食業廿余年,1993年中三畢業後便往新加坡發展,當時在廚房幫忙當雜工,兩三年後他的師傅有機會往香港發展,他便也跟隨。此後行跡繼續踏往中國、法國、泰國、越南、英國、印尼,地球都快繞了一圈,直至兩年前即2015年才回鄉。一年半前煲有骨氣正式成為古晉人美食搜索簿上其中一員。

廣告

一間成功的餐廳,除了最基本的味道,上下里外都得兼顧。店名取得好取得巧也是學問一個,我對這煲有骨氣藏了許多疑問,便諮詢了李國安。李國安笑,曾有不知情者詢問,“‘煲有骨氣’是不是打功夫的啊?”他透露,有骨氣乃集團名稱,他雖喜歡但是不能取之自用,恰好店裡湯頭都得煲上一段時間,靈機一動不如結合兩者,成了今天我們所見的“煲有骨氣”。單聽店名曾暗自揣想是否台灣美食,但經舌尖一探,可是國際本土味兼而有之。

餐廳開的前半年,掌柜的基本上都沒在領薪資。那時名氣尚未打開,賣不完的食物卻不肯留下隔日繼續使用,李國安要守的就是品質。店裡一開始的菜單和今天所瞧見的又是另一回事。即便是目前被篩選留下大眾都能接受的菜肴,那口味也和當初完全不一樣,不受歡迎便改,一改再改,務必要做出大家都能接受並且喜愛的菜色。慢慢地,從朋友開始到朋友的朋友,傳開來的好味道逐漸蔓延至網絡,來的人越來越多。我試吃的那一天以及採訪的這一天,踩進店裡的步伐都不曾停過。

濃湯凈
濃郁的豬骨湯,盛在印滿了漢字的大碗里,彷佛見着了飄揚的中華文化。濃湯凈比粿條湯底稍稍濃郁,還帶了股鮮甜。我好奇詢問,李國安笑了笑,那股鮮甜並非來自冬瓜,而是採用了足夠豬骨熬煮釋出的精華。他說,要做到並不難,豬骨下的多便可以。他一鍋的湯滿滿的是二三十公斤豬骨,煲的時間也不馬虎, 結合豬骨、白菜、冬瓜、豬尾、雲吞等材料,肯定八小時以上。熱騰騰冒煙時刻品嘗,幸福值爆燈。

粿條湯
店裡湯頭基本都一樣,但味道會隨着配料的不同而有所改變。粿條湯底一樣是豬骨熬煮,但因加入粿條吸收了味道,所以品嘗起來感覺清淡爽口。豬油渣放得毫不客氣,尚有肉片、肉碎,肉片一樣相當驚艷,一般肉片如果切得稍厚,總擺脫不了又硬又韌之感。這碗里的肉片絕不屬於薄片型,我暗忖了糟,但還是吞了進去,軟中帶彈,是從未有過的味道。帶着一種不敢置信,又接連嘗了好幾口。那自然又是李國安重頭戲,選用豬只軟肉部分,所以口感不同。如果你也不喜歡厚厚肉片,試一試煲有骨氣的粿條湯,絕對不一樣.

廣告

招牌叉燒
李國安雖在菜單上幾道菜色安上了“招牌”二字,但他也坦誠,其實並沒有所謂特別好賣,這些都已經是一年半歷經淘汰剩下的美食。左思右想,他最後把叉燒祭出來,如果只能推薦一道,那便是叉燒吧。光顧的許多顧客的確會特別單點一盤叉燒過癮。美味要訣在於肉質,李國安不採用本地肉類,而是進口上等豬肉。烹調過後的口感果然與一般我們在外頭所品嘗的叉燒不相同。原先剛推出時,油的部分稍多,後來顧客反映喜歡瘦肉,目前推出的版本已是改良過後。送入口並非一般的死板感,有種彈性但完全不韌,彷佛在口中活了過來。

AROMA 雞
這道菜曾經被“雪藏”了好久。來自印尼的食譜,李國安給搬來了店裡。雞肉先炸過,再淋上特調醬汁,一口肉一口炸蒜末,別被那紅色給驚了心,其實一點兒都不辣。細微得幾乎感覺不到的辣意與甜咸融合在一塊,成了讓人慾罷不能的美味。最後一道擺上桌也是最後一口試吃,但卻最讓人驚艷,我想得歸功於那獨家醬汁。李國安表示,不知為何就是不多人點這道菜,於是便照了相放在菜單上,但是相片的的確確無法傳遞它一絲一毫的美味,請在略過之前給它一次機會吧。

椒鹽排骨
椒鹽排骨選用排骨肉去骨,所以肉質特別好,不帶澀意。上頭撒了辣椒末、蔥末、蒜末、椒鹽粉,點綴些色彩。排骨炸得恰恰好,表皮內里一脆一軟,鹹淡適中。想要添味,還可以嘗試沾些特調辣醬,酸酸辣辣,其中辣意稍嗆,搭配椒鹽排骨又有另外一番風味,趕走了口中的粘膩,又能再下五口。

炸豆腐
曾經炸豆腐有一個耐人尋味的名字,叫做炸彈。李國安表示,當時想走趣味路線,隨機包裹辣味炸豆腐,再隨機分配。所以,客人不知道自己的炸豆腐中哪一塊帶辣,連員工也不知道。後來擔心本地人不接受,炸彈就成了歷史。豆腐部分在於外皮,炸得酥脆,裡頭是扎紮實實的雞肉,吃完不但沒有偷工減料之感,反而感覺老闆特豪氣。再沾點美乃滋中和肉的重口,完食沒有問題。

 

“煲有骨氣”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