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小就喜欢狗,也养过不少狗。」KL Pooch Resort and Rescue创办人林丽嫻(Shannon Lam)手上抱著从垃圾堆捡回来的狗狗,一边轻抚它,一边接受访问。看著浅褐色的狗狗向她撒娇的模样,完全看不出它也曾在垃圾堆里觅食、四处流浪。

来到蕉赖皇冠城的非政府组织KL Pooch Resort and Rescue,还未进入中心,就已听到此起彼落的吠叫声。站在中心的入口处,看见狗房的另一端有一群狗狗在玩耍,林丽嫻解释,中心以分组的形式让狗狗到「游乐场」玩耍。她指著一旁的白板说:「他们会按照这上面的顏色分组出去,而標上黑色的狗狗有社交障碍,无法与其他狗一起放风,因为它们可能会攻击其他狗。」

从收容数只流浪狗开始,到如今约200只,林丽嫻的伙伴毛莉布朗寧(Maury Browning)透露,每每进行拯救行动时,都会遇到一些让她揪心的事。「我们曾救过一只因在大学內討食被人淋热水的狗。这不是它第一次被泼热水,我们救它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次了。」她难掩气愤地说:「它不过是想生存下去而已。」

顾名思义,KL Pooch Resort and Rescue是宠物酒店与拯救中心的结合,以提供宠物酒店、宠物美容及宠物健身服务赚取一些营运费,支撑中心的开支。林丽嫻坦言,有些收容中心因资金问题无法好好照顾拯救回来的狗,或因负担不起医药费,选择退而求其次,导致狗狗失去最好的救治机会。她认为,非政府组织也能自强,不能只靠大眾的捐款,因此她在设立中心时,便已想好让中心经营下去的方式,「总不能永远都伸手向大眾要求捐款。」她不希望有朝一日,中心內的流浪狗会因资金问题而被迫接受次等的照顾,「这对它们来说太不公平了。」

除了中心內收容的200只狗,林丽嫻与毛莉也领养了数只拯救回来的狗狗。这些「孩子」每天都会跟著她们到中心上下班,可谓形影不离。图中两人抱著的便是自家领养的狗。
除了中心內收容的200只狗,林丽嫻与毛莉也领养了数只拯救回来的狗狗。这些「孩子」每天都会跟著她们到中心上下班,可谓形影不离。图中两人抱著的便是自家领养的狗。

对每只带回的狗负责

「从我们把它们带回中心开始,就需要对它们负责。」因此,林丽嫻在收容每一只狗之前都会先问自己两个问题:一、如果现在不收容它,它会不会有生命危险;二、我们有没有能力照顾它,会不会因为需要用太多时间和金钱在它身上而委屈了其他现有的狗狗。她无奈说,这些问题很现实,也是事实。

在这两大衡量標准下,每次有人拨打拯救热线时,她都会询问对方是否已尽全力帮助该狗狗,「我们的能力实在有限,要是你能帮忙收留或拯救它们,那就再好不过了。」

结扎解决流浪狗问题

每每出外拯救狗狗,林丽嫻总会遇上一两个好心人在街上餵食,但她认为这並非最好的方式,「最好的方式是带它们去结扎。」她摊手,这听起来很残酷,却能治本。她指出,餵养流浪狗,在延长狗狗寿命的同时,也增加了它们再繁殖的机率,导致流浪狗越来越多。「就算是家养的狗,也应儘早为它们结扎。」她也曾对一些饲主提起这件事,但大多人认为没必要。

林丽嫻表示,公眾在这方面的醒觉意识不足,结扎是为了避免它们在走失后,与街上的流浪狗交配,生出一窝小流浪狗;或是在年老时面对子宫蓄脓、睪丸肿瘤等疾病。

综合6年来的经验,她认为大马人爱护动物的意识稍有改变,但还是希望大家能用领养代替购买。这句话虽然老土,却是事实,她呼吁民眾在购买宠物前三思:「请想好,你要帮助那些街上无数可怜的流浪狗,还是將钱送给那些专门培育动物来卖的养殖场?」

中心內设有盐水泳池,让狗狗能隨意跳入池內嬉戏。每天下午,林丽嫻也会安排残疾狗狗到水中游泳或到跑步机上练习,让它们也能像其他狗狗般运动。当然,饲主也能携带自家毛孩到中心使用该设施。
中心內设有盐水泳池,让狗狗能隨意跳入池內嬉戏。每天下午,林丽嫻也会安排残疾狗狗到水中游泳或到跑步机上练习,让它们也能像其他狗狗般运动。当然,饲主也能携带自家毛孩到中心使用该设施。

希望打造宠物的玩乐天堂

虽然中心已有一套经营方式,但仍不足以应付中心的开销。林丽嫻透露,只有假日旺季,如农历新年、开斋节、圣诞节等,才会有足够的收入,其他时候大多是入不敷出。

收容200只狗狗已是KLPooch Resort and Rescue的极限,林丽嫻表示会暂缓救援工作,並期望爱狗人士可以到这里认养。有些人认为,这里的狗已经脱离了年幼期可爱的模样,但林丽嫻认为,狗宝宝固然可爱,但饲主可能因不瞭解狗狗的习性和性格,导致最终弃养。收养中心內的狗可以更容易瞭解它们的脾性。「我们都跟这些狗狗相处了一段时间,可以清楚地告诉饲主它的脾性。」她笑指,养狗需承担的「保养费」不低,凡从中心內认养的狗,在往后到中心做宠物美容、健身或入住宠物酒店时,可享有20%终身折扣。

即將迁往龙邦

目前,KLPooch Resort and Rescue在蕉赖的租约已期满,业主打算转售该地皮,因此中心只能选择搬迁。所幸得到善心人士的支持,捐予一块位於乌鲁雪兰莪龙邦(Kalumpang)的地,让中心里的狗狗有个新的棲身之地。如今,中心里的狗狗已经分批送往龙邦,仅剩约60只狗正等待搬运工作。

新中心佔地3英亩,比目前蕉赖中心的空间更大,「到时候,它们就能有更大的房间了!」她指出,新中心目前正在施工,完工后將会分为两大部分:宠物酒店与收容所,而游泳池、健身房及游乐场等设备则是公共区,供流浪狗及寄养的狗狗共用。她表示,希望能將龙邦的中心打造为宠物的玩乐天堂,让饲主能在空閒时带毛孩前来玩耍,而中心內也將设置一些咖啡馆,饲主能在毛孩玩乐的同时,在这里与朋友相聚。

下个月9日,中心將於雪州万达城中央公园(Central Park)举办一场名为「Pooches in the park」的宠物聚会,届时,將有18个摊位参与活动,並且有適合饲主和狗狗参与的烧烤会,及供狗狗玩乐的小型充气游泳池。「当天的营利將全数捐赠於中心,作为营运与建筑费用。」林丽嫻补充。

由于位于蕉赖的中心租约已经期满,业主打算转售地皮, 两人只好另寻地点。
由于位于蕉赖的中心租约已经期满,业主打算转售地皮, 两人只好另寻地点。

澳洲长大,回流只因狗狗需要她

8岁时,林丽嫻举家移民到澳洲,直到6年前才回到大马。虽然从小在澳洲长大,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陪伴父母回来探亲,因此对大马一点也不陌生。「2011年来到大马,其实是想寻找新的商机,却没想到会开启这段旅程。」回流大马前,林丽嫻在澳洲经营一家直销公司,虽然生活丰裕,却未填满她的心。她笑称,当时回来以为只会待上数月,但在一家流浪动物收容中心当志工后,她改变了想法,开办起动物收容中心。

有人不明白林丽嫻为何要放弃国外悠閒的生活,反而回到大马「受罪」,她解释:「澳洲有很好的福利,就连动物也有福利,这里却没有。」林丽嫻从小看著母亲的背影成长,眼看母亲在领薪水后將一部分的钱捐给更有需要的人,「助人」这个概念逐渐在她心里扎根。她认为澳洲既然没有这个需求,那就要到有需求的地方去帮助,尤其是大马这个她出生的地方。

幸得善心人士捐助了位于龙邦的地皮作为新的中心, 目前新中心正在整修当中, 希望新地点更广阔的地皮能给狗狗一个更舒適的环境。
幸得善心人士捐助了位于龙邦的地皮作为新的中心, 目前新中心正在整修当中, 希望新地点更广阔的地皮能给狗狗一个更舒適的环境。

林丽嫻的拯救行动从家里开始,每每看到严重受伤的狗狗,都会將它们带回家救治及照顾。等它们康復之后,便会在社交媒体上刊登广告,寻找愿意领养的人。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年半,直到她找到適合作为中心的地点。而伙伴毛莉,则在搬入蕉赖中心之前加入KL Pooch Resort and Rescue。

来自美国的毛莉,在加入中心前是一名髮型师,也是一名英文老师,加入后,就成了担当宠物美容工作的不二人选。从髮型师变身宠物美容师有什么感想?「唯一的差別是它们更可爱。」从一个人默默努力到两个人一起奋斗,她笑说,毛莉的加入减轻了她的负担。「毛莉比较善於社交,因此一般是她对外,我对內。」

通讯站:Jalan Permaisuri 10/6,Bandar Makhota Cheras 43000, Selangor.
联络电话:016-233 3647
面子书:KL Pooch Resort and Rescue
备註:到访需先预约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