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路人

周末前往大众书局买书,途经一个摊位摆放了马克杯、磁铁、恤衫、别针等,匆匆搭上手扶梯时隐约听到该摊位一个女生说:“我们是砂拉越儿童癌症协会,在为癌症儿童筹款。。。。。。”,只见话未说完,经过的人都毫无意愿的停下脚步来听她说,不是摇头摇手拒绝就是加紧脚步离开。

从楼上大众书局下来,刚才的女生仍站在原位,身穿黄衣,手拿着小张的宣传单,想要派发给过路人,但大家视而透明的经过,她一脸的困惑与无奈。摊位旁边摆放了张大海报,写着“GoBald Help Kids Fight Cancer”意思是帮助孩童抗癌。耳边再次响起“我们是砂拉越儿童癌症协会,在帮助癌症儿童筹款,这些款项是帮助贫困的癌童没有钱进行化疗,协会会提供辅助津贴。同时,很多诗巫、美里、民都鲁、加帛等地区得了癌症的小朋友,都要到古晋进行化疗和电疗,诗巫医院没有癌症部门。这些小朋友去古晋没地方住,砂儿童癌症协会就会提供住宿和交通给他们,因为小朋友化疗期间身体很虚弱,根本不能来回古晋。”

听着她的叙述,我真的难以置信,小孩子会得癌症!我一直以为,癌症只有大人才会得到,根本不晓得小朋友也会得到。一个9个月大的孩子,被诗巫医院的医生诊断血癌,必须马上前往古晋进行化疗。我无法想像小孩子化疗的画面是如何?我见过大人化疗和电疗,治疗的过程中癌患身体非常虚弱,脾气和情绪也很暴怒,吃不下睡不好,大人都如此痛苦不堪了,何况一个未满周岁的孩子面对治疗比大人更是痛上加痛。

该名协会的义工透露,小朋友打化疗药物到体内是很痛,很多孩子怕痛不要进行治疗,医生为了减轻孩子打化疗的痛楚就在胸膛上装仪器,好让化疗的药物能顺利打进体内,唯政府并没有为癌童提供免费仪器装置,癌童家属必须花钱购买仪器。而砂癌童协会在这一方面就为癌童提供仪器的装置,之所以举办“GoBald”筹款活动在于这些负担的经费庞大。同时在于告诉癌童不要怕化疗,头发落了没关系,我们都陪着你们一起抗癌。义工表示,曾经一个孩子因为看到头发落了,哭闹不要化疗,而剃发活动就是对癌童说,你也和我们一样是正常人。

由于儿童癌症醒觉不够强大,媒体、互联网的宣传太少,导致为癌童筹款活动面临一些困境。设置摊位虽然是为了提高民众对于儿童患癌的醒觉,义卖款项帮助癌童,但很多民众总是匆匆一瞥,就连停下来好好聆听1分钟的时间也不愿给义工们。

在现场聆听义工叙述时,见到一些民众甚至回应其他义工说:“有空我会来看看。”个人看法是有心想要行善捐款,并不会耽误多少的时间,哪怕买个杯或恤衫或手环,都不会误了百万生意吧!我们每次去快餐店消费,或是普通咖啡店点一盘炒面也足以应付癌童协会义卖的手环或别针或手绘明信片,将一天吃的炒面放在捐款或义卖商品,亦是对癌童的一种鼓励与祝福。捐款行善在于个人,但也可以给自己机会去认识及了解砂拉越儿童癌症协会的运作方针、理念与财务分配,这是百益而无一害哦!

从中得知,诗巫于来临的星期日下午(6月18日)将在沙廉华利举办第一场为癌童剃发筹款活动,于是便向义工索取了一张筹款卡及宣传单张,方便揪众前往支持参与。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