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路人

廣告

周末前往大眾書局買書,途經一個攤位擺放了馬克杯、磁鐵、恤衫、別針等,匆匆搭上手扶梯時隱約聽到該攤位一個女生說:“我們是砂拉越兒童癌症協會,在為癌症兒童籌款。。。。。。”,只見話未說完,經過的人都毫無意願的停下腳步來聽她說,不是搖頭搖手拒絕就是加緊腳步離開。

從樓上大眾書局下來,剛才的女生仍站在原位,身穿黃衣,手拿着小張的宣傳單,想要派發給過路人,但大家視而透明的經過,她一臉的困惑與無奈。攤位旁邊擺放了張大海報,寫着“GoBald Help Kids Fight Cancer”意思是幫助孩童抗癌。耳邊再次響起“我們是砂拉越兒童癌症協會,在幫助癌症兒童籌款,這些款項是幫助貧困的癌童沒有錢進行化療,協會會提供輔助津貼。同時,很多詩巫、美里、民都魯、加帛等地區得了癌症的小朋友,都要到古晉進行化療和電療,詩巫醫院沒有癌症部門。這些小朋友去古晉沒地方住,砂兒童癌症協會就會提供住宿和交通給他們,因為小朋友化療期間身體很虛弱,根本不能來回古晉。”

聽着她的敘述,我真的難以置信,小孩子會得癌症!我一直以為,癌症只有大人才會得到,根本不曉得小朋友也會得到。一個9個月大的孩子,被詩巫醫院的醫生診斷血癌,必須馬上前往古晉進行化療。我無法想像小孩子化療的畫面是如何?我見過大人化療和電療,治療的過程中癌患身體非常虛弱,脾氣和情緒也很暴怒,吃不下睡不好,大人都如此痛苦不堪了,何況一個未滿周歲的孩子面對治療比大人更是痛上加痛。

該名協會的義工透露,小朋友打化療藥物到體內是很痛,很多孩子怕痛不要進行治療,醫生為了減輕孩子打化療的痛楚就在胸膛上裝儀器,好讓化療的藥物能順利打進體內,唯政府並沒有為癌童提供免費儀器裝置,癌童家屬必須花錢購買儀器。而砂癌童協會在這一方面就為癌童提供儀器的裝置,之所以舉辦“GoBald”籌款活動在於這些負擔的經費龐大。同時在於告訴癌童不要怕化療,頭髮落了沒關係,我們都陪着你們一起抗癌。義工表示,曾經一個孩子因為看到頭髮落了,哭鬧不要化療,而剃髮活動就是對癌童說,你也和我們一樣是正常人。

由於兒童癌症醒覺不夠強大,媒體、互聯網的宣傳太少,導致為癌童籌款活動面臨一些困境。設置攤位雖然是為了提高民眾對於兒童患癌的醒覺,義賣款項幫助癌童,但很多民眾總是匆匆一瞥,就連停下來好好聆聽1分鐘的時間也不願給義工們。

在現場聆聽義工敘述時,見到一些民眾甚至回應其他義工說:“有空我會來看看。”個人看法是有心想要行善捐款,並不會耽誤多少的時間,哪怕買個杯或恤衫或手環,都不會誤了百萬生意吧!我們每次去快餐店消費,或是普通咖啡店點一盤炒麵也足以應付癌童協會義賣的手環或別針或手繪明信片,將一天吃的炒麵放在捐款或義賣商品,亦是對癌童的一種鼓勵與祝福。捐款行善在於個人,但也可以給自己機會去認識及了解砂拉越兒童癌症協會的運作方針、理念與財務分配,這是百益而無一害哦!

從中得知,詩巫於來臨的星期日下午(6月18日)將在沙廉華利舉辦第一場為癌童剃髮籌款活動,於是便向義工索取了一張籌款卡及宣傳單張,方便揪眾前往支持參與。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