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处理古跡,信念不同,想法各异,做法自然也不大一样。

是是非非,到底如何,说到底嘛,自然可以再谈。所谓集思广益,当是这个意思。同意这些,听闻檳城广福宫观音亭住持日恆长老指责陈耀威兄之事,相信善信未免错愕。

观音亭重修圆成开光暨安座典礼之上,日恆长老乃至发表「古物既坏就要修復」的看法,隨之公开点名非政府组织的陈耀威兄,高调指责他三番四次干涉观音亭的维修工程,不知道目的何在云云。

记者转引日恆长老的话说:「只凭一张非政府组织的执照是不足够的,还需要经验。我时常在报上看到,他们经常百般刁难古跡维修,(陈耀威)他凭什么一直干涉观音亭重修,有什么鉴定古物的证件?」

背离三权分立原则

耐人寻味的,日恆长老跟著还在大会建议:州政府自有本身的古跡维护专才,因此呼吁州政府应该自行成立世界遗產重修工程监督委员会,少听非政府组织的片面之词,也不应该畏惧非政府组织。

眼下之问题,当然不是朝廷少听非政府组织的片面之词,而是州政府既要行政政策,且要监督自己之所为,显然彻底地背离三权分立的原则。如果日恆长老没有忽视这点,不知国会议员林冠英怎么监督首席部长林冠英?

然则,在位当权,往往正是这套思路。面向独闢蹊径的异见,要么阳奉阴违,不置可否;要么孤立杂音,消弭忠告。308前,308后,陈耀威兄遭遇两任政府的责难,玄机恐怕就在这里。

但是,政府一旦「少听」民间组织的片面之词,还有谁愿意达诚申信,坦然说出古跡身上的这一件新衣?可惜,上任九年,这个政府,环滁在阿諛奉承之徒,久浸其中,以神自居;沙尘也容不下,陈耀威兄自然也不例外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