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广告

有意申请公职,大马教育文凭(SPM)国文需要及格;纠缠多时后,內阁一致议决,取消实习医生可豁免大马教育文凭国文及格的条件。

政策既然如此,一切当然都不是问题。那么,专才招揽计划的精英,是否也是这样,才能回国?说实在话,此时此刻,谁也搞不清楚状况。但是,由此推想,认证统考恐怕是一言难尽了。

不论领导所思,到底为何,大家想必知道,看病之选择嘛,病人所考量的,是医术的高明与医德的高尚,和中学当年医生考获那一张语文试卷的程度,没有必然的关係。这一点嘛,政府想必知之,否则权贵求医,何以纷纷飞到海外,求助名医?

可见,语文条件之遽然转圜,背后或许还有另一些深层之缘由。一个,自然攸关这些年月医生之生產急速,一日千里。截至2013年杪的统计显示,本国已有4万6916位医生,当中2万8949服务卫生部。

是否足够,水平如何,暂且不说,总之两岸11所公立和22所私立的医科大学,一共年產医生6千名。若一律吸纳在公务员体系下,只要两年的光景,国家公务员体系一口气增加逾万人,必然將苦了国库。是的,另一个关键,正是这个国家的公僕之眾,实在太多了。医生,亦不例外。这么一来,医生和病人的比率偏低,只有1:633。这么一来,如何供养,坦白说,確实还真不容易。

设想4万6916位医生,每人月薪5千令吉,大掌柜一个月需出账2亿3458万。全年累积,则是28亿1496万。如果医生平均月入一万,一年则需要56亿2992万之薪酬。

广告

卫生部2018年的预算,捉襟见肘,思之自明,迨无异议。怎么办呢?撤回2003年条件之放宽,国文需要及格,自是一道方案。不幸的是,大量医生因此流失海外,也是可预期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