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兼母职!单身么妹3年前在母亲病逝后,全心全力照顾患有脑膜炎而全身瘫痪的兄长,省吃俭用且阻断社交生活,付出了所有的青春、所得与时间。但,她无怨无悔,手足之情令人感动。

诚如她所言:「他是我哥,这份爱终究不能割捨!」

「照顾他(兄长)是我的选择,所以没有任何失去之谈。」

不过,她也不讳言,照顾兄长的责任,压力的確很大;无论是经济上、身心理上,隨著长期累积的重担,偶尔会有透不气来的无力感。

今年35岁的叶慧霞,隨著双亲相继去世后,目前与39岁的兄长叶永成同住在巴生港口伽罗本达玛组屋,已婚的大姐则住在同一栋组屋的楼上单位,方便就近联络弟妹俩。

3年来,与兄长相依为命的叶慧霞,每天凌晨5时许便出门,到巴生池龙花园巴剎卖现烤麵包,中午时段回家,然后再全心照料无法自理,需终生臥床的兄长。

由于兄长因不能像正常人般进食,必须依靠流质食物如奶粉配麦片等,她冲泡好后,会透过在喉部开洞插入胃部的塑支管倒入,让兄长充飢。然后,她还要每隔一阵换成人尿布、床垫、抹身、按摩全身等。

入不敷出陷窘境

单单依靠在巴剎现卖烤麵包,收入並不高,也不稳定。每月平均收入介于1600至1700令吉,遇上学校假期淡季时,收入更减少至1200令吉,扣除每月电费、汽油费近500令吉开销,还要承担兄长每月平均约600令吉医药费,自身的生活费所剩无几,有时更出现入不敷出的窘境。

每月平均约600令吉医药费,包括充飢的奶粉麦片钱、6至8包成人尿片、床垫、湿巾及抽搐药(130令吉)。

她也坦言,兄长的病情时好时坏,天气炎热或冷天,会引起突发性抽搐,每天必须服食抗抽搐药。

由于力量有限,叶慧霞扛抱不动兄长,故不能帮忙他洗澡,她只能每隔数小时抹身一次,让兄长保持身体凉爽。

每天清晨临出门前,她也会打开兄长房內的收音机,让电台播放的谈话声和音乐声陪伴兄长渡过时光,直到她回家。

面对不会说话的兄长,有时对她一抹似是感恩的微笑,对叶慧霞来说,已是最好的回报。

患有脑膜炎而全身瘫痪的叶永成,病情时好时坏,天气炎热或冷天,都会引起突发性抽搐。
患有脑膜炎而全身瘫痪的叶永成,病情时好时坏,天气炎热或冷天,都会引起突发性抽搐。

觅私人看顾中心安顿兄长

叶慧霞目前希望找一间合理收价的私人看顾中心,让兄长能获得更妥善的照顾。

2年前,她经由政府医院介绍,把兄长送往新古毛一间福利部附设的政府看顾中心,但因中心疏于照顾,她在3周后便接回兄长,自己看顾。

她说,兄长在那短短3周,多次突发性抽搐且嘴巴內溃烂生虫,令她极为心痛,更气于看护员坐视不理的態度。

因此,她希望能找到一间拥有专业护士驻勤的私人看顾中心,妥善安顿照料兄长,让她能专注工作减轻负担。

她认为,最为理想的是看顾中心负责人是华裔,方便她能沟通,而且是在雪隆地区,方便她就近探望兄长。

「更希望的是,看顾中心的月费价格合理,在我能负担的范围。」

她曾透过亲戚介绍一些私人看顾中心,但要价3000令吉,她无法承担。

最大心愿 过正常人生活

自食其力,不愿依靠他人帮助的叶慧霞,走到今天心力交瘁,谈到最大的心愿,她再也忍不住,哽咽说:「我真的很累,也很嚮往过正常人的生活。」

为了照顾甫出世不足週岁便患上脑膜炎的兄长,几乎断绝所有社交生活的叶慧霞,渴望能像普通人般,偶尔能和朋友出外吃饭娱乐聊聊家常,做一些感兴趣的事。

对快乐已无感

她说,母亲还在世时,虽然也是由她担起家庭生计,但还有母亲在家能照料兄长,故心理压力没有那么大。

但隨著母亲不在之后,照料兄长的责任就全部落到她身上,既要早出卖麵包赚钱,回家后又要隨时待在旁看顾兄长,长期累积的劳累,让她感到非常吃力。

「这几年来,我几乎完全没有了正常人的生活,甚至对嘻笑、快乐早已经无感!」

【爱心捐款】

有意捐款者请在新闻见报的6个月內,以支票或网上转账方式,將义款交至本报。一旦逾期,本报將把支票按址退回,或自动转入东方慈善公益基金內,协助其他有需要人士。

採用网上转账,我们的银行户头是Maybank 5140-7500-0321 Oriental Daily Sdn Bhd(Charity Account),请把转账单据连同捐款人资料、地址、电话及受惠人名字列出,电邮至charity@odn.my,或传真至03-26926336,不需要收据者无须提供地址。

採用支票者须在支票背后註明受惠者名字(叶慧霞)。支票抬头写上「Oriental Daily Sdn. Bhd(Charity Account)」,寄至本报吉隆坡办事处:Wisma Dang Wangi,38,Jalan Dang Wangi,50100 Kuala Lumpur。询问电话:03-26916336。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