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張兼榮

廣告

記得很多次,三五成群的好友坐在一起聊天時,說著各種時下的話題,不論是政治、娛樂、新聞、電影、音樂等,口裡都會離不開談論「人」。凡一件事的發生必然牽扯到涉及者、過程、結果與後續影響。而我們當然不可避免地針對事件與事件中的涉及者作出各種的因果互動,,他/她為什麼這麼做、如何這麼做、這麼做會得到什麼……

最近翻閱報章,有則新聞描述,夫妻二人一同燒炭自殺,因為丈夫賭博而欠債幾十千。單就針對這件事,談話人的口中可以衍生出幾種,甚至很多種的人物形象,即這兩夫妻頓時在各個談論者口中會出現很多的「分身」,像是,丈夫一定有家暴傾向、妻子被逼才會跟隨自殺、丈夫沒用不工作……諸如此類的塑造人物形象。不管口中所形容的對象是否真是如此,但聽起來就好似認識對方。這也無傷大雅,每日都有新的話題產生,也不過是日常的談資。

但這裡會牽扯到一個問題,即判斷一個人與一件事的關係存在。我們會認為,一件事的發生往往與這個人的性格有著莫大的關係,進而從這角度去剖析當中的「人」。或是根據這個「人」有著一定程度上瞭解,去斷定這件事的發生真偽、過程等。

其實,就是一種先入為主的偏見,這種情況就像一般上我們會認為,搶匪一定是家裡沒錢、不務正業、思想有缺陷等,將負面的形象加諸其身;殺人者肯定是心理變態、性格暴躁、沒人性等等。這些偏見也不是不合邏輯地脫口而出,而是我們從小到大,在這社會所歷經成長後的思想判斷,而這些判斷十之八九也不無道理,甚至有很高的說服力。

又如我國26億事件,民怨積攢不可同日而語。根據國民對相關主角的瞭解,當然我們無法與其有交集,但從各種事件的處理手法與發生,就產生了固定或不斷加深的一種印象,國陣政府已將國家帶入顏面掃地的地步。一旦一號官員再牽涉到任何不討喜的事件中(貪污、妨礙反對黨、花巨資購買軍品)都會引來惡劣的謾罵聲。就算事件仍未被證實與其有關,也會被鎖定「有罪」的鎖鏈。

這些事情早已習以為常,尤其是針對一號官員的任何舉動。當然我也相信,有很多人口中雖有怨言,但自身也會根據客觀的觀察去評論事件。除了針對人,這種偏見也存在於我們對各種事物的認識,如我們認為懷孕的蟑螂才會飛(蟑螂都會飛)、世界地圖的真實性(存偏差,非洲其實大很多)……可見我們生活中接觸、累積的偏見往往會主導我們判斷,甚至慢慢成為我們所謂的「常識」。

廣告

愛因斯坦曾說,常識就是人到十八歲為止所累積的各種偏見。我認為,不僅到十八歲,不斷去經歷,經驗不斷積累,偏見也非固定形態。所以,偏見不存在對與錯,只是因人而異而已。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