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郭朝河

广告

A:探长,你在哭吗?
B:唉,我想自尽。

A:天啊,难道你真的参与金钱游戏吗?
B:若是这样倒还好,钱不见了还是能赚回来。我是为刘晓波哭,虽然这已是前几年必然的结果。

A:必然的结果?
B:从诺贝尔颁发和平奖给他开始,其实就注定了他这一生的下场淒凉。

A:不是从更早推动《零八宪章》就开始吗?宪章里提出「取消一党垄断执政特权」,应该就算是踩到中国共產党政府的地雷吧。
B:那个只是导火线,诺贝尔才是真正的纠结。

A:我不懂。
B:中国政府不怕人民提出异议,甚至还「欢迎」人民採取激烈的行动抗议,这样他们才有名正言顺的藉口,用煽动顛覆国家政权罪来送人入狱。但中国政府怕的就是像诺贝尔这样的东西。

A:你是说像提倡人权这样的奖项吗?
B:奖项只是表象。中国政府害怕奖项背后赋予的「柔软」价值观?

广告

A:价值观怎样柔软?
B:若刘晓波提倡的东西付诸於激烈的抗议行动,那中国政府就会以对付新疆或西藏异议人士的方式,为他冠上「暴民」標籤,这样就能顺理成章为保护「维稳」的政治目的。但刘晓波这么多年来一直都真诚柔和,不虚偽不矫情,甚至受到国际上认可,这才是中国政府最害怕的死穴。

A:我不明白。柔和的话不就更容易劝服谈判吗?
B:小探员,刘晓波已经强调了,他的敌人不是中国共產党,而是体制。这种指定意向看起来超然,也看似不针对任何人,但这样才会让有心人士心虚。因为他们知道一旦这种思想成功散播,所谓的「维稳」其实就是一场自导自演的戏。

A:但刘晓波现在已经癌症末期啊!与其说他是社运人士,倒不如说他是病人啊。
B:若中国政府会这么想,香港特首早已是民选啦!

A:唉,真希望刘晓波下辈子別再投胎当中国人。
B:我反而希望他还是中国人呢?

A:探长,你要这样诅咒他吗?连达赖喇嘛转世几次都无法拯救西藏了啊!
B:刘晓波就算离世,肯定会留下一些对自由民主追求的反思。相信我,一旦有更多刘晓波集体站出来,共產政权就算崩坏,中国却能真正迎来真正的强大。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