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黄龙珠

曾经的「未来世界首富」张健在未被中国政府押解前,试图以捐款我国华校的手段来掩盖其敛財恶行,使到被列为受益的有关方面,进退难捨,接受──这是不义之財,拒绝──学校正缺钱用。

另一名类似备受爭议的人物──刘特佐,虽然身为我国子民,不过,据报导他却把大大笔的美金捐予美国数个慈善机构,其中有2500万美元(约1亿750万令吉)捐予联合国基金会,惟该基金会于较后声称,仅收到300万美元(约1290万令吉)。

无独有偶,这两名被指涉嫌敛財及洗黑钱的人物,都热忱于捐款,似乎深懂「取之社会,用诸社会」的道理,只不过他们的善行,却是令到接受的那一方感到忧心忡忡,因为他们的钱財来歷眾说纷紜,更有执法当局欲对付之忧。

无视我国法律

如今「未来世界首富」张健已被印尼警方逮捕,並押解予中国当局;这项逮捕行动也揭发了「张健」原来只是化名,他真名是宋密秋,而海报上的「张健」也是经过易容术,非他真面目。

宋密秋先是在中国因非法传销获罪,在受到湖南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通过贿赂偽造身份证潜逃离国。

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竟然把马来西亚当作他的发跡福地,虽然曾多次逃出我国警方的通缉,仍胆粗粗的多次回来,且每回都兴风作浪,先是「未来世界首富」、「云通讯」、「五化联盟」及「五行幣」等数个传销名目敛財。

这或许是他虽然前后,曾在泰国及印尼落警网,唯独不曾被我国警方逮捕归案,因而视我国法律不存在,视我国警方为无物,胆敢屡次到我国放肆,视我国人民为他的现款出纳机。

反观大马出產的刘特佐虽然在美国备受爭议,產业遭美国当局冻结,一些国际媒体甚至形容刘特佐「比电影更精采」,名画、政治、洗钱、名媛,但是可能因为案件涉及我国一號官员,始终不见各有关执法当局採取正面行动,使到案件扑朔迷离。

但是,身为马来西亚人,我们以刘特佐在国际上的「名声」感到羞耻,虽说他时常现身国际名流社会,却涉嫌一马公司洗黑钱案件,我国警方似乎应该採取適当行动,以正各界的视听。

无论刘特佐是否涉及以上的罪行,我国政府或警方若能主动採取適当行动,至少能让我国避免被诬赖的窘局,一洗这起涉及国际洗黑钱的罪名及国耻,让国民在他国旅行或旅居时,能挺起胸承认:「是的,我是马来西亚人。」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