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2012年12月党选不受承认,翌年的2013年9月29日再次遵令重选;几经拖沓,社团註册局再次令下指示火箭重选。缘由何在?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透露,乃是因为(两次)出席的党员人数不同使然。

如果记者没有错误援引,秘书长也没有错误詮释,註册局提出纯属技术的理由,显然不可思议。经歷一年的变化,党员来来往往,有的离开了,有的被退党,投票的代表总数怎么可能一样?林冠英所举之例,堪称经典:卡巴星已去世,如果(二度)重选,他万万不可能会重生回来投票。不仅这样,马六甲的沈吴林陈和他们团队里的182名领袖及同志,如今也不能到场投票了。

撇开条规不说,从策略论,社团註册局所行,恐怕激起民愤,平白给行动党加分。思虑这点,下令火箭重选,有何效益?儘管这样,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乃至指责行动党活该云云:

「行动党党员投诉,造成这个(重选)局面,行动党是咎由自取,本身没把党章和选举问题处理妥当,所以我认为他们不应怪罪任何人,不要把矛头指向別人,应该检討自己。」

当然,行动党须捫心自省;但按照廖总的同等標准,社团註册局自然也需认真审思本身的作业、流程和管理,何以拉拉扯扯了逾1300多个日子,这才有所议决?

何况,社团註册局的网页,白纸黑字自詡了行政之雷厉风行(Sentiasa melaksanakan tugas dengan segera(sense of urgency)dan melakukan yang terbaik untuk mencapai kecemerlangan.)

可是,拖棚歹戏,前前后后,磨蹭四年,哪来sense of urgency?仅此一问,当可觉察,纵然行动党有所闪失,如此这般,也显露了社团註册局运作的KPI,確实亟待马上改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