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的成就,就是老师的成就。去年底,马来西亚数码经济机构(MDEC)举办一场「全球创客交换计划」(DMGX),在全国选拔10位具有天分的小创客,派去美国硅谷参访谷歌、面子书、微软等多家顶尖科技公司。10位小创客中,有5位是企业教育计划工程师沈文威的学生。

沈文威的学术成绩从小就很好,是个名副其实的高材生,中学毕业后直赴英国十大名校之一的伦敦帝国学院(Imperial College)就读生物医学工程系。顶著英国名校毕业生的光环,前途看似一片大好,但是他毕业回国后,却没有按照牌理当上工程师,而是毅然决然选择参加大马教育行动之支援老师计划(Teach For Malaysia,简称TFM),下乡到適耕庄育群国民型华文中学执教英文两年。

看在別人眼中也许离经叛道,沈文威认同这是他最叛逆的决定,然而对他来说却是一种有意识的选择,「我那时候在想,如果我想当工程师,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实现它,但是如果我错过尝试新事物的机会,我可能这辈子不再有第二次的机会了。」

2013年,沈文威从英国毕业回来加入大马教育行动之支援老师计 划(Teach For Malaysia),下乡到適耕庄育群国民型华文中学执 教英文达两年。
2013年,沈文威从英国毕业回来加入大马教育行动之支援老师计 划(Teach For Malaysia),下乡到適耕庄育群国民型华文中学执 教英文达两年。

执教適耕庄 改变人生轨跡

TFM的概念与模式启发自1989年创立的「Teach For America」(为美国而教)。该组织专门招募、培训有使命感的青年进入偏乡学校进行两年的教学,冀望改变城乡教育资源不均的情况,为孩子创造机会。

TFM的创办人是伦敦帝国学院的校友,沈文威说,「他是我的学长,不过我进学校的时候他已经毕业了。他在创立TFM初期,想召见一些大马学生分享该计划,於是联络上当时身为大马学生会主席的我。」那次的分享会悄悄地在他心中埋下一颗种子。

2013年圣诞夜,沈文威被TFM接纳並派往適耕庄,「我特別记得那年我独自在陌生的小镇度过了圣诞夜,心情有些许落寞。」然而从那天起,他的人生轨跡也彻底改变了。

沈文威教授小学生编写与操作「Arduino」。那是一种开放原始码的单晶片微控制器,可 控制各种电子装置,如LED灯號、开关、红外线感应器等。(摄影:徐慧美)
沈文威教授小学生编写与操作「Arduino」。那是一种开放原始码的单晶片微控制器,可 控制各种电子装置,如LED灯號、开关、红外线感应器等。(摄影:徐慧美)

初试啼声 震惊全校

「我们每天总是听到很多的抱怨,但抱怨並不能改变什么,实际行动才能带来改变。」沈文威如是说。他的第一年的执教生涯並不如想像般平顺,而是充满挫败,衝击了他的信念,「如果以学生的成绩作为评估,我的成就並不大,因为不及格的还是不及格,並没有很大的进步。我甚至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贡献,继续下去能够带给学生们什么影响。」

走出自我怀疑的阴霾,第二年他尝试新的教学模式,在课余时间额外安排了电脑编码与科技相关的教学內容,除了让对科技感兴趣的学生们掌握基础的时下趋势,也培养他们自主研发与设计游戏或机器人。因为TFM的关係,他们结识了檳城的DreamCatcher科技集团,「他们对我们所做的东西很感兴趣,所以赞助了一批电脑和电子零件让学生们学习,没想到反应那么好。」

沈文威教授小学生编写与操作「Arduino」。那是一种开放原始码的单晶片微控制器,可 控制各种电子装置,如LED灯號、开关、红外线感应器等。(摄影:徐慧美)
沈文威教授小学生编写与操作「Arduino」。那是一种开放原始码的单晶片微控制器,可 控制各种电子装置,如LED灯號、开关、红外线感应器等。(摄影:徐慧美)

2015年,沈文威派出4队征战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比赛(Young Innovate2015),其中2队入选全国赛,消息震撼了整 间学校。適耕庄育群国民型华文中学向来在体育方面的表现亮眼,但不曾听闻在科技创新领域有什么杰出表现,那一次以偏乡学校之姿杀入国赛,对学生、老师和家长都带来很大的鼓舞。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比赛旨在鼓励青年发掘四周环境的不足,从而以科技为切入尝试解决问题。「进入全国赛的自动分类垃圾桶,是学生们在报章上读到我国即將实行垃圾分类的新闻,加上他们观察到很多同学喜欢乱丟垃圾,很多可以循环的东西没有被循环,所以他们想製造一个机器,帮忙做好分类垃圾,同时能灌输同学们垃圾再循环的概念,最后他们凭著自动分类垃圾桶杀入全国赛,並且荣获第三名。」

得奖固然是个荣耀,但是学生们不放弃的精神与態度,更让他深受感动,「当时另一队製造了一台烟霾指数测量仪,虽然他们没有得奖,但是他们並没有放弃,继续研究与改良,隔年我约满离开学校,他们带著改良的烟霾指数测量仪参加其他比赛,那次终於获奖。」

那一次,沈文威深深感受到了老师的力量,也让他確认自己在教育领域的志向。他说,「在大公司当一个螺丝钉的工程师,天天在帮公司和老板卖力,你未必会看到自己的努力带来了什么改变,然而当老师很不一样,也许学生的学术成绩没什么进步,但是你知道自己已经深深影响了一个人。」

学生製作的「金属侦测 器」,帮忙沈文威抓偷带手 机到学校的学生。(摄影:徐慧美)
学生製作的「金属侦测 器」,帮忙沈文威抓偷带手 机到学校的学生。(摄影:徐慧美)

TFM约满教育脚步不停

有个学生让沈文威印象特別深刻,「他是所谓的放牛班学生,英文成绩並不理想,但是他对科技特別感兴趣,学习能力很快,他想要製造一台自动吸尘器,几乎每天都带著不一样的设计来跟我討论,令我更惊讶的是,他上网找的全是英文资料,他就是有办法看得懂!从一句英文都不会到现在可以当我的小老师,从后段班升到中等班,他的自信心也隨之提升,同儕们都很尊敬他,这就是一个成就。」

当老师的第一年,他一心想著帮助学生考取好成绩,但是现在他的价值观不一样了。「很多家长认为孩子的学术成绩,代表了孩子的成就,其实不然。以前我也认为要考取好成绩人生才有未来,拼了命只为了多拿几分而已,其实这已经不是学习的目的了。我看到那些学生做的创新发明,並不会为他们的学术成绩加分,但是他们还是投入去做,而且充满价值,反而是他们改变了我。」

学生製作的自动吸尘器。(摄影:徐慧美)
学生製作的自动吸尘器。(摄影:徐慧美)

TFM约满后,沈文威没有停下教育的脚步,而是与志同道合的朋友创立了Chumbaka社会企业,主要从事科技教育推广的工作。

除了开办私人的科技创新课程,Chumbaka也与官方机构马来西亚数码经济机构(MDEC)以及不同的基金会合作,由基金会拨出的赞助款项,Chumbaka设计科技教学课程,並且进入校园推动科技教学,让学生们瞭解目前的科技发展,以及教导他们掌握实际的技术。

而不久前,Chumbaka在西马半岛推动「移动创客」(Maker mobile)计划,让在籍的大学生驾驶四轮驱动车,在30天里走遍30所学校,以小班制的工作坊形式,教授学生们机器人操作、编码、3D打印技术等內容,让莘莘学子体验与掌握时下科技的运作。

沈文威的5位学生入选「全球创客交换计划」,被派去美国硅谷两个星期,参访 谷歌、面子书、微软等多家顶尖科技公司。
沈文威的5位学生入选「全球创客交换计划」,被派去美国硅谷两个星期,参访 谷歌、面子书、微软等多家顶尖科技公司。
沈文威指导的学生带著创作的「聪明垃圾桶」参加2016全国 青少年科技创新比赛,垃圾桶透过感应系统自动打开垃圾盖, 並且在装满后亮灯,以提醒清洁工人更换垃圾袋。
沈文威指导的学生带著创作的「聪明垃圾桶」参加2016全国 青少年科技创新比赛,垃圾桶透过感应系统自动打开垃圾盖, 並且在装满后亮灯,以提醒清洁工人更换垃圾袋。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