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于2007年的AT Home Creative创意公司,当初成立的目的旨在协助残友拥有一份专业正职,让他们可以拋开过往在街头行乞、兜售马票或公仔的形象,晋升为专业人士。同样身残志不残的公司创办人兼艺术总监张志伟说:「我想协助他们勇敢踏出第一步,所以即便他们没有任何经验或基础,我们也愿意提供在职培训。」

现年35岁的张志伟在3岁那年被诊断罹患神经性萎缩症,四肢没办法像正常人一样行动,终身需要依靠轮椅代步,双手也没办法正常捉笔,但肢体的缺陷无阻他成为一名品牌设计师,后来更与伙伴一同创立AT Home Creative创意公司,自己出任艺术总监一职,证明残障人士也可以拥有自己的一片天。公司取名「AT Home」(在家),是因为张志伟了解,交通是残障人士上班的一大障碍,他將「上班工作」和「住宿」结合在同一屋簷下,实现「在家工作」,解决了残友上下班的问题和挑战。

张志伟替客户设计的包装,整体风格主打简单、清新,十分耐看。(摄影:陈为康)
张志伟替客户设计的包装,整体风格主打简单、清新,十分耐看。(摄影:陈为康)

10年后就职生態转型

这种工作模式,张志伟坚持了將近10年,但成果与他的预设有所出入,因为並非每个人都具备设计天分或对设计感兴趣。「今年,我解散了整个团队,仅保留有志从事设计的人。」他坦言,自己並非心灰意冷,放弃协助残友,而是计划以另一种就职生態重新出发。他进一步说明,新的就职生態將结合AT home creative创意公司、社会企业Posipple及激发讲堂Run Ray Run。

「整体的运作方式会是利用AT home creative的利润经营Posipple,並透过激发讲堂Run Ray Run散发正能量。」张志伟说,以往每每完成一项设计,团队都会把成品交给厂家打印或製作,「未来,我们將把这项后期工作交给Posipple处理,让不擅长设计的残友,能参与这部分的工作。」他透露,整个就职生態將聘请70%残友以及30%健全人士。他认为,一家设计公司要有正面成长,得聘请专业设计师加入,才能协助公司稳定发展。「如果公司本身都没办法赚钱,还谈什么帮助残友就职?」

替企业或个人打造品牌形象是AT home creative的专业,张志伟也希望透过树立形象,提高残友们的价值。「很多残障中心在进行募款时,常会利用较为煽情的照片以博取捐款者的同情。」

张志伟坦言,自己並不鼓励以这样的方式募款。他认为,做公益也需要品牌,才能提高整体的价值,否则会给人一种「低廉、博同情」的刻板印象。他曾帮助身边的残友打造个人品牌,包括替我国轮椅舞蹈老师创立「Passion Move」。

设计公司草创初期,许多客户因为张志伟是残友而要求「减价」。他坦言,过去几年为了让公司正常营运,自己很多时候都会逼於无奈接下报酬不合理的案子。隨著团队解散,他不再需要承受「出粮」的负担,也有时间可以让他好好沉淀,规划未来的发展方向。张志伟重新衡量设计该有的价值,同时对相关服务做出管理与收费上的调整,他表示不担心收费调整后会流失客户,因为他对自己的作品有信心。

(摄影:陈为康)
(摄影:陈为康)

坚信教育可改变命运 吁勿抹杀升学机会

双福残障自强发展协会总干事刘琦亮曾表示,国內大部分残障人士的工作性质主要是以「劳力活」为主,缘於他们的教育程度普遍不高,没办法从事专业工作。张志伟庆幸自己是幸运的一群,即便从小行动不便,父母仍坚持把他当成「正常小孩」栽培。

「据我了解,部分家长为了保护家中的残障孩子,避免他们遭受异样的眼光及对待,將他们『藏』在家。」他坦言,自己的求学生涯一路走来並不容易,所幸遇到不少贵人,不但顺利完成学业,还取得多媒体设计的专业文凭,当上品牌设计师。

「我还记得高中时,课室是在楼上,每次上下课室都必须麻烦同学合力把我抬上楼;午休时间则要麻烦食堂安娣送食物给我。」张志伟感恩校方当初愿意打开方便之门,让他可以像一般的快乐学生,度过6年美好的中学生活。他说,只要能够自行解决上厕所、吃饭的问题,各大院校其实无需担心接受残障学生入学,因为身边的同学都愿意给予帮助。

张志伟认为,残障人士也该享有受教育的机会,因为透过教育才有机会成长,踏出社会。小学期间,校方曾因为担心他在校园內跌倒而建议他转校,而他在寻找大学时,同样发生了类似情况。

张志伟在受访时,一再感谢他爸爸(前排左)。他说:「要不是他坚持让我像一般小孩一样长大、生活, 並一直默默地给予我帮助,我不会像今天般独立。」图为张志伟全家福,他在家中排行第三,上有哥哥、姐 姐,下有弟弟、妹妹,生活在幸福家庭。(摄影:陈为康)
张志伟在受访时,一再感谢他爸爸(前排左)。他说:「要不是他坚持让我像一般小孩一样长大、生活, 並一直默默地给予我帮助,我不会像今天般独立。」图为张志伟全家福,他在家中排行第三,上有哥哥、姐 姐,下有弟弟、妹妹,生活在幸福家庭。(摄影:陈为康)

感谢爸妈「放手的爱」

「高中毕业后,我一直都心属一家设计大学。」当时他和妈妈一起前往教育展,並直奔该大学的展览摊位。「我妈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们学校的厕所方便残障人士使用吗?」但该校负责人却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因为他们认定残障人是一种负累。相反地,另一家设计大学的负责人却相当热情,向张志伟母子详细介绍校內的无障碍设施。

「即便我多想在心属的大学就读,妈妈把我送到规模较小但『热情』的学校,也不愿让我在一家『冷漠』的学校升学。」

那是张志伟第一次离家背井到吉隆坡求学,他坦言,爸妈表面上看似非常放心,把他安顿好后,便转身离开。「多年后,我才从妹妹口中得知,当时爸爸妈妈上车后,便因为担心我的生活而流泪。」他把这称为「放手的爱」,即便心中多想保护家中的残障孩子,但为了他们往后的发展,父母必须学会忍心。「若不是当初父母愿意放手,今天我也不会坐在这里和你说话,或许我会长期躲在家中,不敢面对人群。」

张志伟在大学的那段日子里经歷了很多「第一次」:第一次离开熟悉的家、第一次在陌生浴室洗澡、第一次在全新环境里吃饭等。「我还记得第一天上课就受到一个很大的打击。」当时有一名老师说:「你连笔都捉不好,要怎样学设计?」他坦言,虽然当下真的觉得很伤心,有股衝动想要放弃,但很快地他就冷静下来,最后更以「最佳学生奖」(Top Student)的姿態顺利毕业。

上班族经验 促使创业计划

在创立AThomecreative创意公司之前,张志伟也曾当过上班族。「由於国內公共交通的无障碍设施未齐全,对许多残友而言,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搭德士。」当时他住在吉隆坡蕉赖一带,上班地点位於沙登绿野仙踪,两地距离大约14公里。「每天早上,我都必须自行借助轮椅到附近的德士站。」他坦言,许多德士司机怕麻烦,不太愿意载送残障朋友,因此他不是每一次都可以顺利搭到德士。「每次上下班都必须为同一件事烦恼,心理负担真的很大。」后来,他索性包租一辆德士,让同一个司机每日负责接送他上下班。「当时每个月的费用为800令吉。」撇开交通问题,如厕也是一大问题。残障人士除了需要座厕,马桶旁也必须设有栏杆,方便借力。「幸运的是,当时我的上班地点在购物广场內,设有残障人士的厕所间。」他坦言,因为自己的工作经歷,才促使他创立AThomecreative创意公司,为残障人士提供一个更完善的工作环境。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