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忌讳的莫过于屋漏偏逢连夜雨!红坭山新村一对既穷又困又多病的苦命姐弟,晚年相依为命,没想到唯一供棲身的祖屋,也因邻居的鞋厂失火殃及池鱼,半边住家被摧毁,造成过去一年半被迫过著流离失所的生活。

现年77岁的梁美玲与68岁的弟弟梁兆琦自小在红坭山长大,父母离世后所留下的半砖木板祖屋,是两人唯一貽养天年之处。

惟他们的祖屋却在去年,因隔壁的住家式鞋厂失火波及,烧及客厅墻壁及厨房,就连唯一的娱乐–电视机也报销了,电供也因意外事故遭切断至今未驳回。为了安全起见,姐弟自那天起就每天前往妹妹家借宿,白天才由妹妹载送回祖屋休养,日復一日。

梁兆琦接受访问时说,父母育有10名儿女,美玲排行第3,他排行第六,其中大多兄弟姐妹相继去世,目前仅剩他们及排行最小的妹妹3人尚健在。

虽然多病缠身不適合劳动,但为了生活,梁兆琦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得坚持收拾环保物,换取微薄收入。
虽然多病缠身不適合劳动,但为了生活,梁兆琦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得坚持收拾环保物,换取微薄收入。

截肢跪地爬行

他说,本身受教育不高,仅能担任建筑散工,收入微薄又不定时,年轻时还算可以养活自己,惟在60岁后体力严重不支,加上经常腰骨酸痛及尿酸发作,惟有退休。

他也在今年初发现肺部严重不舒服,双臂经常无法伸展,尽管照过X光,仍未找出根源,就在他仅能靠吃药抗抑不適的情况下,2个月前有意外发现自己晚上尿失禁,必须包成人尿片解窘境,一个月要用上2包,这笔额外开销让他困扰不已。

至于梁美玲,由于识字不多,年轻时也错过了姻缘,因此一直抱著不婚主义。

她在过去仰赖替兄弟姐妹照顾孩子赚取微薄的生活费,自己向来体弱多病,隨著年纪增长更是百病缠身,多年与药物为伍。

最令她难以接受的是,其右小腿在6年前不知何故割伤,当时以为小事一椿未加以理会,直至肿胀嚇人才求治,惟医生证实细菌感染细胞坏死,只得锯脚保命,如今仅能仰赖老人扶助行器,或干脆跪在地上爬行。

她说,平日两人的生活起居本还可靠弟弟协助处理,但自从住家被大火波后,弟弟无处下厨,姐弟只得靠外卖解决三餐。

由于半砖木板屋墻壁被烧又无钱修建,梁兆琦只得拿床单掛在墻壁遮风挡雨。
由于半砖木板屋墻壁被烧又无钱修建,梁兆琦只得拿床单掛在墻壁遮风挡雨。

妹妹无能力长期照顾

两姐弟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筹获一笔钱,做为未来的生活开销。

梁兆琦说,在祖屋未烧前,两人花在水电费、生活费及医药费,约需1000令吉,自从祖屋被烧后,因为不能下厨,加重开销。

他说,小妹生活不富裕,目前让他们暂居的房子也是租来的,所以他们了解长贫难顾的苦处。

黄东源说,霹雳塑建能力基金(YAYASAN BINA UPAYA)同意近期內协助两姐弟重修被烧的木板墻壁,他也替两人安装了日光管灯座,目前仅待国能派员安装新电表,一旦竣工,姐弟可重新回到祖屋。

经过三轮车失窃事件后,梁兆琦在晚上就以铁链及锁头將得来不易的三轮车锁在祖屋前,避免求生工具又失窃。
经过三轮车失窃事件后,梁兆琦在晚上就以铁链及锁头將得来不易的三轮车锁在祖屋前,避免求生工具又失窃。

一包饭两人吃

由于贫穷,两姐弟常常一包饭两人吃,庆幸偶尔有好心人士接济,才助解决燃眉之急。

梁兆琦说,姐姐在年前获霹雳福利局每月发予300令吉的援助金,但仅有300令吉并不足抵销高涨的物价,为了节省,他经常只买一包饭或一包面,各分一半,解决每一餐。

退休后,梁兆琦拿出了仅有储蓄,买了一辆三轮脚车,沿著新村及万里望收拾废物纸皮,再出售给环保收购物,如果当天收获多,至少可换取10多令吉的收入,解决三餐。

他也苦嘆人穷霉事多,有次感觉口渴把三轮车停在一家茶室外,转个头回去赫然被偷了,此事传到了红坭山村委会主席黄东源处,在后者协助他,为他买了另一辆三轮车解决窘境,因此他与姐弟非常感激村委会的协助。

【爱心捐款】

有意捐款者请在新闻见报的6个月內,以支票或网上转账方式,將义款交至本报。一旦逾期,本报將把支票按址退回,或自动转入东方慈善公益基金內,协助其他有需要人士。

採用网上转账,我们的银行户头是Maybank 5140-7500-0321 Oriental Daily Sdn Bhd(Charity Account),请把转账单据连同捐款人资料、地址、电话及受惠人名字(Leong Siew Kee)列出,[email protected],或传真至03-26926336。

採用支票者须在支票背后註明受惠者名字(Leong Siew Kee)。支票抬头写上「Oriental Daily Sdn. Bhd(Charity Account)」,寄至本报吉隆坡办事处:Wisma Dang Wangi,38,Jalan Dang Wangi,50100 Kuala Lumpur。询问电话:03-26916336。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