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忌諱的莫過於屋漏偏逢連夜雨!紅坭山新村一對既窮又困又多病的苦命姐弟,晚年相依為命,沒想到唯一供棲身的祖屋,也因鄰居的鞋廠失火殃及池魚,半邊住家被摧毀,造成過去一年半被迫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

現年77歲的梁美玲與68歲的弟弟梁兆琦自小在紅坭山長大,父母離世後所留下的半磚木板祖屋,是兩人唯一貽養天年之處。

惟他們的祖屋卻在去年,因隔壁的住家式鞋廠失火波及,燒及客廳墻壁及廚房,就連唯一的娛樂–電視機也報銷了,電供也因意外事故遭切斷至今未駁回。為了安全起見,姐弟自那天起就每天前往妹妹家借宿,白天才由妹妹載送回祖屋休養,日復一日。

梁兆琦接受訪問時說,父母育有10名兒女,美玲排行第3,他排行第六,其中大多兄弟姐妹相繼去世,目前僅剩他們及排行最小的妹妹3人尚健在。

雖然多病纏身不適合勞動,但為了生活,梁兆琦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得堅持收拾環保物,換取微薄收入。
雖然多病纏身不適合勞動,但為了生活,梁兆琦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得堅持收拾環保物,換取微薄收入。

截肢跪地爬行

他說,本身受教育不高,僅能擔任建築散工,收入微薄又不定時,年輕時還算可以養活自己,惟在60歲後體力嚴重不支,加上經常腰骨酸痛及尿酸發作,惟有退休。

他也在今年初發現肺部嚴重不舒服,雙臂經常無法伸展,儘管照過X光,仍未找出根源,就在他僅能靠吃藥抗抑不適的情況下,2個月前有意外發現自己晚上尿失禁,必須包成人尿片解窘境,一個月要用上2包,這筆額外開銷讓他困擾不已。

至於梁美玲,由於識字不多,年輕時也錯過了姻緣,因此一直抱著不婚主義。

她在過去仰賴替兄弟姐妹照顧孩子賺取微薄的生活費,自己向來體弱多病,隨著年紀增長更是百病纏身,多年與藥物為伍。

最令她難以接受的是,其右小腿在6年前不知何故割傷,當時以為小事一椿未加以理會,直至腫脹嚇人才求治,惟醫生證實細菌感染細胞壞死,只得鋸腳保命,如今僅能仰賴老人扶助行器,或乾脆跪在地上爬行。

她說,平日兩人的生活起居本還可靠弟弟協助處理,但自從住家被大火波後,弟弟無處下廚,姐弟只得靠外賣解決三餐。

由於半磚木板屋墻壁被燒又無錢修建,梁兆琦只得拿床單掛在墻壁遮風擋雨。
由於半磚木板屋墻壁被燒又無錢修建,梁兆琦只得拿床單掛在墻壁遮風擋雨。

妹妹無能力長期照顧

兩姐弟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夠籌獲一筆錢,做為未來的生活開銷。

梁兆琦說,在祖屋未燒前,兩人花在水電費、生活費及醫藥費,約需1000令吉,自從祖屋被燒後,因為不能下廚,加重開銷。

他說,小妹生活不富裕,目前讓他們暫居的房子也是租來的,所以他們了解長貧難顧的苦處。

黃東源說,霹靂塑建能力基金(YAYASAN BINA UPAYA)同意近期內協助兩姐弟重修被燒的木板墻壁,他也替兩人安裝了日光管燈座,目前僅待國能派員安裝新電錶,一旦竣工,姐弟可重新回到祖屋。

經過三輪車失竊事件後,梁兆琦在晚上就以鐵鏈及鎖頭將得來不易的三輪車鎖在祖屋前,避免求生工具又失竊。
經過三輪車失竊事件後,梁兆琦在晚上就以鐵鏈及鎖頭將得來不易的三輪車鎖在祖屋前,避免求生工具又失竊。

一包飯兩人吃

由於貧窮,兩姐弟常常一包飯兩人吃,慶幸偶爾有好心人士接濟,才助解決燃眉之急。

梁兆琦說,姐姐在年前獲霹靂福利局每月發予300令吉的援助金,但僅有300令吉並不足抵銷高漲的物價,為了節省,他經常只買一包飯或一包面,各分一半,解決每一餐。

退休後,梁兆琦拿出了僅有儲蓄,買了一輛三輪腳車,沿著新村及萬里望收拾廢物紙皮,再出售給環保收購物,如果當天收穫多,至少可換取10多令吉的收入,解決三餐。

他也苦嘆人窮霉事多,有次感覺口渴把三輪車停在一家茶室外,轉個頭回去赫然被偷了,此事傳到了紅坭山村委會主席黃東源處,在後者協助他,為他買了另一輛三輪車解決窘境,因此他與姐弟非常感激村委會的協助。

【愛心捐款】

有意捐款者請在新聞見報的6個月內,以支票或網上轉賬方式,將義款交至本報。一旦逾期,本報將把支票按址退回,或自動轉入東方慈善公益基金內,協助其他有需要人士。

採用網上轉賬,我們的銀行戶頭是Maybank 5140-7500-0321 Oriental Daily Sdn Bhd(Charity Account),請把轉賬單據連同捐款人資料、地址、電話及受惠人名字(Leong Siew Kee)列出,電郵至charity@odn.my,或傳真至03-26926336。

採用支票者須在支票背後註明受惠者名字(Leong Siew Kee)。支票抬頭寫上「Oriental Daily Sdn. Bhd(Charity Account)」,寄至本報吉隆坡辦事處:Wisma Dang Wangi,38,Jalan Dang Wangi,50100 Kuala Lumpur。詢問電話:03-26916336。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