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孙和声

如何解读大马经济?前景如何?按照《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的资料,在1990-2000,大马的年均经济增长率为7.1%,与黎巴嫩及新加坡齐名,排名全球第5;可进入21世纪后,形势逆转,如在2002-2012年均增长率为5,1%,全球排名53,从第5掉到第53,跌幅不可谓不大。

据此形势,若无重大变化,保持约5%的增长率,应是颇长期的新常態。若考虑及原油价格极可能长期走低,及联邦政府出台了抑制增长的消费税(增值税)等综合因素的作用,前景应是不乐观的,这与大马经济的基本特征相关。总的来说,一国的经济增长取决于3大发动机,即投资,出口(外需)与消费(內需)。其中生產性投资与出口是最强大的发动机。

1990年至2000年,大马能取得高速增长(尽管在1997-98年经歷了危机,及1998出现7.4%的负增长),主要靠投资与出口推动,而转入21世纪后,则靠內需,本来像大马这样开放的中型经济体是不能长期靠內需推动增长的,也就是说,內需仅能是一时之需,而不是可持续的长期策略。

政府支出日趋庞大

之所以,首先是大马人口有约3000万,世界排名第43,而这几年来,经济总量排名约第35名,可总量排名虽高,人均排名却不高,若扣除那些名不经传的小国小地方,人均排名约在70名,只是个中高收入国,而非高收入国。

人均收入与经济总量相去甚远,主因在于生產力產值与经济活动的层次不高,这就决定了普罗的收入水平不高,进而影响了政府的收入,这也是何以出台消费税的主因--即弥补个人所得税在联邦收入中佔比太低的结构性限制,只佔总收入约13%,可政府支出却日趋庞大。

表面观之,大马是个大贸易国,也是个高度依赖国际贸易的国家,如在2014年,大马的贸易量(货品、服务与收入)佔全球的0.99%,全球排名第31名,而贸易依存度(即贸易佔国內生產总值的百分率)为56.3%,全球排名第15名(新加坡为63%,排名8),可尽管贸量大,但出口的本国增值(value added)不高。

这个低本国增值,决定了普罗的收入水平,深层地看,也是因为本国的劳动力价值不够高,而劳动力价值不高便决定了薪资水平也不高,根本原因是国人多缺乏实用的知识与技能。若不解决这个低技能与低劳动力价值的障碍,自也无法脱胎换骨。

在2014年之前,由于原油与天然气价格不错,尽管大马出口中本国的增值比不高,尚可靠较高价的油气出口来弥补出口值与联邦政府財政,若油气价格长期走低(因美国大力开採页岩油与煤,且美国天然气已自足),自会影响到大马对外贸中经常帐(Current Account)的表现。

提高出口增值

目前,大马的对外贸易,特別是货物贸易虽然长期出现盈余,可2014年后,已大幅收缩,若出现贸易逆差(赤字)难免会进一步促使马幣大跌,和加剧进口型通货膨胀(Imported Inflation),外加削补贴,就让人民吃不消。

环顾世界,出现经济危机的国家,通常是面对双赤字的国家,也就是对外贸易与公共財政均同时长期出现赤字,除非有大量外资进入弥补如美国与英国,否则危机將不可免,这是一个有待克服的隱忧。

易言之,对大马言,出口的角色会日愈吃重,而要促进出口,一方面是寻找更多元化的出口,即出口多元,他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是要提高出口的增值,特別是在本国的增值,这就涉及了教育与培训政策与制度的改革,因为,这是提升劳动力价值的最可靠方法。理想地看,若能转型为创新经济,出现许多创新企业与企业家是最可欲的,只是这毕竟是理想,因为,大马毕竟不是个唯才是用(Meritocracy)的国家,故只能退而求次之。

当前,大马流行谈国家转型,经济转型,政府转型或什么的,可若没有敢敢去挑战问题的本质,恐怕也只能空转而转不出什么成果,如能否真正反腐倡廉,建立高效廉洁的政府,搞好良好施政,公平施政,去除权力寻租(Rent Seeking)与去除族群输贏论的同舟共挤(而非共济)的心理。

从经济的角度看,大马其实也有其比较优势如战略性的地缘优势,多元的文化资源,尚过得去的基础设施,地处富有经济活力的东亚地带,一定的工业基础与能力,颇高的国民储蓄率,人口尚未老化,低失业率,相对高的人均资源比,人口密度也不会太高等。易言之,大马虽然有其劣势,但重点是能否做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地尽其利,货畅其流,让其潜能充份发挥,而不是受到不必要的束缚。用句马克思的话来表態,便是不要让生產关系束缚生產力,特別是种族宗教与既得利益集团的束缚。

改善经商环境

从发展策略言,许多论者已提出不少处方与对策,如政府应成为生產性的公共投资国(Public Investment State)释放民间的活力;促进真正的国內有效竞爭;適度放权给地方,以调动因地制宜的地方活力;市场友善的扶弱济贫(market friendly);让官联公司按市场规律办事竞爭;改善经商环境,特別是避免朝令夕改的政策,以免企业难做决策;搞好法治;强化可靠的法规;適度的自由化;本著利人利己的原则参与区域经济与全球化,而不要过于经济民族主义,因为当代经济的基本特征便是递增的相互依存与互通有无,对大马这样的中型的开放经济体而言更不宜搞保护主义。

大国有本钱搞保护主义,可中小型国家受其市场规模所限,搞保护主义多会损人不利己,从而使本国自我边缘化。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