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被邀请下场去,与刘美键各抱一只斗鸡,并且将斗鸡抱在手中跟对方叫阵。

斗鸡是中古时代盛行的一种游戏。最早是由百越中的傣系民族发展出来。

除了中国之外,菲律宾、越南、印尼、泰国、印度安德拉邦、泰米尔纳德、在美洲的厄瓜多尔、尼加拉瓜、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巴拿马、墨西哥、秘鲁、多明尼加、路易斯安那,在欧洲法国也有斗鸡游戏的出现。

谈到马来西亚斗鸡文化的话,自然是谈到了砂拉越。斗鸡,是砂拉越原住民~伊班族节庆中,不可或缺的一项传统活动。

它也传载着伊班族的特有文化与习俗,更是砂拉越州重要风土民俗的一环。

时至今日,斗鸡也不再仅是伊班人独有的习俗,在砂垃越州也已发展成为各民族所喜爱的民俗活动。

展现勇敢好斗精神

从民族习俗角度而言,斗鸡习俗也展现了伊班民族勇敢与好斗精神。

每逢伊班民族节庆日子,肯定举行大型的斗鸡比赛。

有关当局也在“特别开恩”下,发出斗鸡准证。

在伊班同胞眼中,在节庆日子举办斗鸡活动,乃是既隆重又风光之事,大批民众蜂拥而至,大家都为斗鸡而哗声四起,为庆典增添不少欢乐气氛。

凡欲参盛或观赏者,都得缴付入场门票。

门票收费不一,从数令吉到数百令吉,难以一概而论。

虽然斗鸡被谓为是 民族传统习俗中最血醒、最残烈及武断的玩意,斗鸡场更显得杀气腾腾,但到了今天,斗鸡依然 不只是伊班族热爱,就连华裔及其他友族同胞都会迷上斗鸡。

砂州一些小镇的乡区人民最热衷的周未消遣活动,各地的伊班长屋或斗鸡场也经常举办斗鸡活动。虽然警方为了杜绝赌风捉得严,但依旧是春风吹又生。

斗鸡就是一场竞赛,所以涉及一些金钱性质的赌博,乃是难以避免的事实。

不过,其对个人的影响力及吸引力有多大,却是见仁见智的课题。

培育“常胜军”不容昜

从斗鸡文化开始,时下还延生出一门专业的饲养与培育斗鸡农业发展,并成了新兴行业。

我身为砂福总会长兼成邦江福州公会主席,有幸于日期走访了成邦江福州公会名誉顾问兼泗青年企业家协会会长范昌躘与友人刘美键及詹长旺在泗里街松华路所合创,为民众提供专业孵育及训练斗鸡的CEO农场。

在参观的过程中,我才了解到想要培育出一只斗鸡场的“常胜军”,并不是如想像中那么简单。除了斗鸡优良品种,饲养者还必须要有一套专业的培育及训练的看家本领,所花费的心思远超于想象。

据了解,范昌躘、刘美键及詹长旺三人对斗鸡皆独有喜好;更可以“如痴如醉”来形容。

尤其是对斗鸡饲养与培育工作,他们拥有比常人更大的耐性;常与斗鸡为伍,掌握了不少的培训窍门,也令他们成了此间培训斗鸡的佼佼者。目前,该农场也可说是泗里街最大规模的斗鸡之家了。

“鸡头”经得起考验

走入该农场,在农场主人的带领下,参观了设计就像排屋式,还有门牌号的鸡头屋。

大约有20间屋里住着斗鸡场上“ 常胜军” 作为传宗接代的“鸡头”。每一只鸡头各配五只到六只母鸡。

当我听到这个情况,也开玩笑跟三位老板说,那当鸡头很好呀,下一世可以考虑,因为它可有五六个老婆。

“结果范昌躘的几句话,我马上打消了念头。

原来这些鸡头都是经过身经百战,打出名堂依然可以存活下来的斗鸡群中的‘英雄’才能被选上。

在这过程中,很多斗鸡都是三两下就阵亡了。”

我也有幸在农场里跟随工友到鸡头房里拾回鸡蛋, 并马上在每个鸡蛋上面写上“房号”,主要是因为要清楚知道那些鸡蛋是哪一鸡种的产物,也就是说那一号的鸡头配种生出来的鸡蛋,鸡蛋外壳都会根据鸡头房号写上号码。

这主要是为了方便行家指定购买某只鸡头的新生代。

不同的鸡头新生代也具有不同的身价,鸡头毕生战绩越出色,他的新生代身价基本上是越高。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