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是一个青春热血的年纪,许多梦想正等待去追求,今年20岁的童杰荣却因患有急性肾衰竭,人生自此变色。

由于病情严重,童杰荣的肾臟基本失去功能,必须接受洗肾治疗。

庞大的医药费让家中耗尽积蓄,由于担心復原的伤口会受到感染,他暂时不能出外工作,失去了一份收入,母亲和姐姐更加忧愁。

童杰荣的父亲因心臟病爆发而逝世,他与母亲和姐姐三人相依为命,住在长青花园(Taman Rinting)一间单层排屋。去年底,他自海鲜餐馆放工后,突然昏倒,经医生诊断出患有急性肾衰竭。

童杰荣的母亲戴亚花(51岁)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透露,一家四口来自森美兰州芙蓉,居住长青花园已经9年,其丈夫生前在位于直落爪哇(Teluk Jawa)的一间海鲜餐馆中任职厨师。

「由于担心孩子学坏,丈夫也带著杰荣到海鲜餐馆帮忙,即使收入有限,但生活也还过得去。」

每週洗肾3次

然而好景不长,她眼泛泪光回忆,2015年时,丈夫因心臟病爆发逝世,家中顿时失去了经济支柱。

2016年底,儿子从海鲜餐馆放工后,突然晕倒。

「医生诊断后,证实杰荣患上了急性肾衰竭,由于病情严重,肾臟基本上失去了功能,而必须马上接受洗肾治疗。」

为了让儿子能够马上接受洗肾治疗,戴亚花曾先后带儿子到新山班兰医院及新山中央医院求诊,然而由于等候时间过长,儿子的病情又不能等,最后经新山中央医院推荐后,才到专科医院接受洗肾疗程。

她透露,如今童杰荣每週都要到专科医院洗肾3次,每次洗肾花费350令吉,这不包括其他的洗肾装置手术等其他医疗费用。「这些一次也要数千令吉,这半年多累积下来,单单手术费就花费至少1万到2万令吉。」

她表示,杰荣在海鲜餐馆打工一个月的收入,最多也不超过700令吉,加上丈夫生前社险补贴金每月1700令吉,即使不算基本开销,单单医药费也根本没办法应付。「我曾向政党人士寻求协助,对方也答应帮忙寻找附近的福利组织或洗肾中心,以寻求洗肾津贴的协助,但同样也必须排队等待,因为申请的人太多了。」

她续透露,她不久前接获新山中华公会辖下柔佛古庙关怀基金的通知,批准医药辅助金的申请,但是还必须等待一些手续。

童杰荣(右)与姐姐童洁莹(左起)及母亲戴亚花3人相依为命。
童杰荣(右)与姐姐童洁莹(左起)及母亲戴亚花3人相依为命。

突然病发 难以接受

「刚开始知道自己患上此病时,儿子根本无法接受,因为实在太突然,事前根本没有任何症状。」戴亚花透露,杰荣小时候是早產儿,出世时在医院住了4个月,体质从小就不好,直到5岁过后,情况才有所改善,当时肾臟也没发现有什么缺陷。

她將目光转向一旁坐著的杰荣,心疼地看著孩子因接受洗肾管装置手术的伤口。

「杰荣已经快21岁了,一旦成年,將无法继续获得丈夫的社会保险津贴。杰荣这半年来,两只手都因接受洗肾管装置手术而造成很大伤口,左手臂因受到破坏,已不能进行装置手术,右手臂目前在復原中,如今只能从颈部动装置手术。」

「希望儿子进行换肾手术」

戴亚花透露,现在只能靠她与女儿看顾邻居老人赚取每月1000令吉的微薄收入,勉强应付杰荣的洗肾费用。

「除了柔佛古庙关怀基金,我们也向社会保险申请医药辅助金,获得每次洗肾津贴130令吉。」

当询及是否有考虑让儿子进行换肾手术时,她则表示,目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因为连儿子的洗肾费用都没办法应付了,多年的储蓄都花在医药费上了。

「儿子还年轻,我当然希望他的病能痊癒,並看著他成家立业,若经济情况允许,希望能让儿子进行换肾手术。」

爱心捐款:

有意捐款者请在新闻见报的6个月內,以支票或网上转账方式,將义款交至本报。一旦逾期,本报將把支票按址退回,或自动转入东方慈善公益基金內,协助其他有需要人士。

採用网上转账,我们的银行户头是Maybank5140-7500-0321 Oriental Daily Sdn Bhd(Charity Account),请把转账单据连同捐款人资料、地址、电话及受惠人名字列出,电邮至charity@odn.my,或传真至03-26926336,不需要收据者无须提供地址。

採用支票者须在支票背后註明受惠者名字(童杰荣)。支票抬头写上「Oriental Daily Sdn.Bhd(Charity Account)」,寄至本报吉隆坡办事处:WismaD ang Wangi,38,Jalan Dang Wangi,50100 KualaLumpur。询问电话:03-26916336。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