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李的洺

自行动党巨人卡巴星离去之后,行动党领导的政治方向,一直让华社冒汗,当前首相敦马哈迪成为希联掌舵人后,华社的不安更甚,拥最多国州议席的民主行动党,该党领袖的不作为姿態,也叫人不寒而慄,渐渐让人衍生华社政治力量,会被侵蚀的担忧。

华社对行动党的不放心,源于该党和伊党闹翻的时期,行动党诸君漠视哈迪阿旺所提呈的伊斯兰法修正案態度,把责任看作他人错误的说法。当行动党再次为土著团结党加盟希联,为马哈迪的种族主义护航之际,把他吹捧成为改朝换代不二人选,也是引发华社忧心的成因。

505时,华社厌倦国家政治不平等,以致把希望寄托行动党,才成就该党前所未有的强势。可是,行动党理所当然的把华社委託及信任视作敝履的作风,为实现迈向布城的梦想,而不惜把「豺狼」奉成救国者,终于打开民眾加速检视该党的缺口,造成该党领袖不能再呼风唤雨的障碍。

然而,行动党领袖並没在华社对该党的变化態度中,检討和纠正自己的方针,反之,为了政治利益,尽显一张捨我其谁的高傲,令华社燃起「鞭挞」该党的声音,投废票的说法,经由此起。

在过不多时,第14届全国大选將会举行,根据行动党领袖所言,推翻巫统政权,唯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不能,为说服华社支持,行动党领袖致力推销马哈迪的能力,把他能有效影响马来社会,引起马来海啸说得意气风发,予人颇有一枝独秀之感。

不信巫统旧將从良

或许,铁桿支者深信不疑,惟要说服其他人,为土著团结党洗去「种族主义」的阴影,却似乎有难度,道理很简单,因为行动党领袖批评20余年的说辞,已让民眾內心忐忑不安,深怕种族极端主义,在希联上台后,尤为更甚。

信者,当然对行动党的说法,深信不疑,「马哈迪已有岁数、已改过自身、土著团结党接受马来西亚人概念」,总会让支持者义无反顾。反之,心存疑问者,就难免充满问號。要他们接受曾是巫统党內,最鹰派、最种族主义的佼佼者(马哈迪和慕尤丁)则是难度很高的任务。

民间言论,普遍不相信土著团结党內的巫统旧將,会在希联架构下,改变从良,放弃根深蒂固的种族思想,特別在慕尤丁被开除后,巫统党內极端言论,大幅减少,更让人觉得披上羊皮的狼,当不会因身份转换,就显得温顺。

再者,行动党诸君应明白,其目前所信任的盟友是走投无路的政治人物,与君为伍,目的,不言而喻,该党领袖致力批评过的种族主义、朋党主义,破坏体制、贪污腐败的始作俑者,不会跑道不同,而超凡入圣,除非行动党领袖的政治智慧能驾驭他们,否则,將重演「伊党」的纠纷,只是爭议点,从宗教主义换成种族主义而已。

坊间的担忧並不是杞人忧天,反而有跡可循,民间不放心行动党在希联架构下没实权,当发生问题时,没有话语权;另外,行动党问政风格,也教人忧心,领袖之间,友好之时,好话说尽,心生嫌隙时,乐于奚落;还有为护航土著团结党,能背弃过去立场,也是很多民眾,对该党心存疑虑的因素之一,而最令人难以適应的,则是该党领袖原则模糊的印象,已在民眾眼中形成。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