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知道我每月需要进出医院,都不敢聘用……」自小无亲无故,年轻时就从东马来到西马打拼,原本只想简单过活,无奈被诊断出心臟有孔,病情更恶化至肺部受细菌感染,半年无法工作的黄守泉,期望可获得大眾协助解决经济烦恼,安心养病,以便尽快康復,自力更生。

身形瘦弱的黄守泉(37岁)自中五毕业后,从家乡砂拉越古晋,来到西马从事销售员。不定期地南下北上,直到2009年在马六甲工作结婚,才改做脚底按摩院收银员。不过,2012年与太太离婚后,重回他所擅长的销售领域。

去年12月他在双溪大年,不知何故脚出现肿胀,身体开始不舒服,走路也感到很喘。于是到中央医院检查。第一次医生查不出问题,认为只是普通水肿,但一个月后重復同样的症状。透过第2次的深入检查,確认为心臟有孔。那次起身体就变得虚弱,得进出医院,工作因此开始受到影响。

黄守泉每天都得戴上一次性口罩,避免感染细菌。
黄守泉每天都得戴上一次性口罩,避免感染细菌。

申请福利金没下文

「每年农歷新年,我都会回古晋过年。在那期间,我决定回到马六甲发展。这里朋友比较多,希望他们能介绍新工作。无奈今年3月,我从双溪大年搭巴士抵达仙特拉巴士总站时突然晕倒,由热心人士送往马六甲中央医院。在医院住了2星期,主要因为肺部积水,受细菌感染。」

不少好友得知其病情,都给予一臂之力,不仅允许拖欠每月150令吉的房租,还借出摩哆和钱。惟他了解,朋友们家庭生活开销大,经济能力有限,无法长期给予资助。

他也曾尝试向福利局提出申请,希望可获得每月百多令吉福利金,减轻生活开销,然而至今没有任何好消息。「销售员没有社险或公积金等福利,半年无法工作,就没收入。我的储蓄几乎都花完了,一个月开销要1000多令吉,屋租欠了4个月,目前只还2个月。」

手扶桌子,蹣跚地走入房里,拿出药物。黄守泉指出,他每天需服用6种心臟专科的药物,以控制病情,但会不时出现状况。

「我的脚从6月肿到现在,不敢进院,因为进一次要一两百令吉。吃药让我容易感到疲惫,多动或讲话都容易喘,只能少出门,尤其雨天。」

尽管脚肿已一个多月,黄守泉为省治疗费,只好等到復诊时再给医生检查。
尽管脚肿已一个多月,黄守泉为省治疗费,只好等到復诊时再给医生检查。

无亲无故 孤军作战

家人是最好的港湾,然而在这艰难时期,无亲无故的黄守泉,惟有靠自己意志力,加上公眾及友人鼓励,慢慢迈向康復过程。

他坦言,从小就被父母送到孤儿院,心里难免感到伤心。他曾尝试依据报生纸上的父母亲姓名,到处查问,也曾在西马工作期间,寻获母亲。

「她现在住在柔佛,我们见过一次面后就没再联络,毕竟她已经有自己的家庭。父亲则一直找不到,下落不明。至于我的太太,跟著现年5岁的儿子一起生活,也很少联络。我只期望病可以尽早痊愈,至少让我找到工作,养活自己。」

中央医院心臟专科药物,每月需要百多令吉。
中央医院心臟专科药物,每月需要百多令吉。

省吃俭用 饮食清淡

独自一人住在组屋单位,加上无人照料,只见桌上摆满面包和饼干。黄守泉说,数个月来,除了靠药物控制病情,个人清洁卫生与饮食方面也需要注意。

因此,每每出门,一定会戴上一次性口罩,避免感染细菌,必须吃清淡的食物,所以每餐外食以粥为主。

一天只吃2餐

「尝试自己煮过,但会消耗体力,得省吃俭用,一天只吃2餐。」

询及医生有否告知病情能获得改善,他说今年11月需要到沙登医院进行详细的身体检查,再確认可不可以开刀动手术。

无论如何,黄守泉对本身的病,仍抱有一丝希望。

为了確保饮食清淡和减轻负担,面包饼干是黄守泉的选择之一。
为了確保饮食清淡和减轻负担,面包饼干是黄守泉的选择之一。

爱心捐款:

有意捐款者请在新闻见报的6个月內,以支票或网上转账方式,將义款交至本报。一旦逾期,本报將把支票按址退回,或自动转入东方慈善公益基金內,协助其他有需要人士。

採用网上转账,我们的银行户头是Maybank 5140-7500-0321 Oriental Daily Sdn Bhd(Charity Account),请把转账单据连同捐款人资料、地址、电话及受惠人名字列出,[email protected],或传真至03-26926336,不需要收据者无须提供地址。

采用支票者须在支票背后註明受惠者名字(Wong Siew Chuan)。支票抬头写上「Oriental Daily Sdn.Bhd(Charity Account)」,寄至本报吉隆坡办事处:Wisma Dang Wangi,38,Jalan Dang Wangi,50100 Kuala Lumpur。询问电话:03-26916336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