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决定和当朝首相纳吉对著干,马哈迪医生这一下子,似乎吃透苦头了。接受《东方日报》的独家专访,他透露不仅本人的国油顾问被撤,家眷、朋友、拥躉和隨扈,皆被骚扰。

这么一来,那些想要支持在野党的商人,深怕不能顺利向银行贷款,生意因此受制。另外一些虽然持有政府的合约,则被要胁。当中,私人办公室的秘书,还被追討2万多令吉的税务。

此事说来,当然並非牵及马哈迪医生,南中国海两岸各个领域的专业和商家,晚近也陆陆续续收到税务局来函补增徵税。不管怎样,层层叠叠之下,结果,市场越是拮据,连累了七十二行的生息。

大马的政治风景

民间既然如此,政党自然也不例外。马哈迪医生举莎阿南的活动,n人动员了一个晚上,只能筹获微不足道的5000令吉。设想活动耗时四小时长,据此推算,每小时所得,不过1250令吉,可能还远不如一间餐厅的营业额。

那么,怎么办呢?马哈迪医生显然也没有对策。既不在朝廷,亦不是掌柜,財政部账本的进进出出,他如今说不了;国家的机制和机器的一小粒螺丝钉,他自然也开动不了。

犹甚的是,马哈迪医生半生经营的心血,正在排队(被)终结:半个国產车普腾卖给了中国的吉利集团,一级方程式赛车行將停办;公子莫扎尼的公司,开始尝尽了酸甜苦辣咸……。

点点滴滴,听来委屈,无限唏嘘;可是,这样的场面,其实正是马来西亚向有的政治风景。要是GE14之后,希望联盟贏得江山,马哈迪医生重新回到布城领航,囉嘍必然赶紧转圜,喝彩隨之纷沓而至。到时候,风水必然是轮流转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