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萧德驤

副首相阿末扎希公开前首相敦马哈迪的「身份证」,企图以后者拥有印裔血统,並非纯正马来人做出人身攻击。在目前朝野政治交锋僵持的情况下,大选还没到下三滥的手段就早已使出,可以想象即將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还有什么样的一些激烈手段会出现。

出示身份证攻击对手浮现两个问题,首先即是身兼內政部长的阿末扎希是否滥权?接著则是在大马政坛上,族群血统是否真的那么重要?

第一个问题容易解答,身份资料涉及个人私隱,因涉及国安问题而调查个人身家或许无可厚非,然而即便掌握內政大权,想必部长也不能隨意公佈个人身份资料。笔者平时採访警方发佈会,有时警方因案情,连嫌犯是哪个族裔也不愿透露。由此可见,不是因国安问题或刑事调查公佈他人身份资料,已属滥权行为,应被追究责任。

至于第二个族群血统问题,则显得有更多討论空间。副首相指敦马拥有印裔血统,直言其过去多年过桥抽板,此番言论如果属实,即意谓著大马相位本来就可以由非马来人当任,而且还在位廿二年;巫统內部知悉此事却不揭发,多年以来还进一步玩弄族群情绪,等同欺骗巫裔同胞。

事实上,敦马是否拥有印裔血统,其本身已在著作《医生当家》作出一定的交代。质疑前领导人血统问题,巫统等于「烧断桥」,从此无法再以敦马为傲,甚至不能进一步在未来敦马身后,对他进行造神。从另一个角度看,本次事件发展可以说是大马政治发展的另一新契机,即族群问题已非最重要的关键,因为非马来裔任首相已史有前例。

然而,隨著敦马儿女慕克里兹及玛莉娜在隔天发佈的声明,不但强调父亲的巫裔正统性,甚至还与吉打王室扯上边,即说明马来政治依然无法摆脱血源正统观念。然而將政治扯上族群,本来就是大马政局纷乱的问题所在,如今身份遭人质疑的敦马家族,更该明瞭这点。

人类的歷史从一个角度看也就是一部人口迁徙的移民史,血源上的混杂才成就了文化的斑斕光华。马来半岛从千年以前就已是东西方商旅造访的所在,其带来的不但是多元文明,还包括不同族群混跡而居。

因此,不同族群之间交融是肯定的事。笔者母辈祖上与印裔通婚,因此笔者可说拥有八分之一的印裔血脉。笔者一名被人领养长大的姑姑,则嫁于马来同胞,笔者为此也拥有一半华人血脉的表兄弟。

强调族群先于贤能,注定了大马政治发展的失败。作为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多元色彩应当是大马社会的核心价值。在多元民族社会中,强调多元民族共治,选贤与能才是正確出口。

混血出身並不可耻,然则不正视自我身份来源才是数典忘祖。一个人是否贤能不该由其血源作为判断依据,其为人行事才是更重要的环节。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