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谢诗坚

马来西亚的政治变化不但令人眼花繚乱,而且呈现不可思议的反常乱象。

所有这一切从巫统的分裂开始,因此我们有必要分析马来亚乃至马来西亚的政治为何一直以来都是由巫统主导?为什么其他政党的跌宕起伏都与政局没有太大的关係?这就说明了巫统不但是这个国家的权力掌控者,而且一向以来只有巫统做出改变,国家政局才会改变(「513」事件后,联盟扩大成国阵,增加成员党即为一例)。

因此深入瞭解巫统的马来政治是打开疑团的唯一途径。例如在1951年,为何创党人拿督翁要离开巫统,另立马来亚独立党?因为他认为巫统已不能配合他的改革步伐和理想,他要的是一个「开明与开放」的巫统,能招收各民族入党。他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巫统代表了各民族的利益,其他政党的存在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巫统的崛起

在那个战后的年代,巫统不是最早出现的马来政党,而是具有左翼形象的「马来国民党」(又称马来民族党(PKMM),成立于1945年10月),领导人是著名的马来政治家布哈鲁丁,他在1955年与布斯达曼成立左翼的人民党,翌年转入伊斯兰党担任主席。

当马来国民党在1950年被英政府指控受共党渗透遭查封后,这股背后有印尼苏卡诺总统支持的政治势力也就化整为零,转到其他政党活动继续他们的斗爭。

与此同时,儘管有了强大的「马来国民党」(一度声称有逾十万名的党员),但却给倾向右翼的马来分子借反对马来盟邦(Malayan Union)的宪制而在1946年举行马来人大集会。除了坚决反对Malayan Union外,也一致同意组成「马来亚巫人统一机构」(简称巫统)。大会的发起人和领导人就是时任柔佛州署理州务大臣的拿督翁。

虽然较马来国民党迟成立,却获得英国的支持而不断地壮大势力,包括英国与巫统达成「马来亚联合邦协定」取代Malayan Union,並在1948年2月1日生效。4个月后,也就是1948年6月23日,马共被宣佈为非法组织,全国进入紧急状態。拿督翁继后被英国委为「內政部

长」,也希望他领导国家走向独立。在当时,除了拿督翁之外,在影响力方面无人能出其右。可惜他在时机不对下,坚持巫统开放门户而没有获得党员热烈的祝福。他其实不是放弃马来人的主导地位,而是希望巫统在易名下能成为多元化政党的主导者,以便马来人的地位能被巩固下来。

公正党表现多元色彩

在不获拥护下,拿督翁愤而在1951年另立「马来亚独立党」,1954年用国家党取代。詎料马来社会並不跟著拿督翁起舞,他在1955年普选中全军覆没。之后,拿督翁不再坚持多元梦想,反而在1959年的大选走回马来社会,在登嘉楼取得生存的机会(中选国会议员)。1962年拿督翁病逝,结束了政治旅程。

无可否认,在拿督翁的年代马来社会仍然保守,而且也以种族政治作为导向,自然无法接受拿督翁的「门户开放」。当年拿督翁的党有橡胶大王连裕祥出任副主席。就这样,继巫统之后成立的「伊斯兰党」(1951年)、「国民议会党」(1963年)、「46精神党」(1989年成立,1995年易名为46马来人党)、「诚信党」(2015年)及「土著团结党」(2016年)都是以招收马来人和穆斯林为党员,不再一味强调多元政党为党员。这是从拿督翁身上吸取的教训。

唯一例外的是安华在1999年组成的「国民公正党」標榜多元种族。但事实是1999年的大选,马来选民集中把票投给伊党,不但是向马哈迪展示顏色,且也表达马来社会的团结(伊党执政丹登两州,有27名国会议员),反而公正党只贏6个国席。在2004年大选,更因反对党一盘散沙,以致公正党只保住峇东埔一个国席。

不过,2008年的大选时,反对党首次取得辉煌的成绩,意外地执政5个州(吉打、吉兰丹、檳城、霹雳和雪兰莪,但霹州在一年后被国阵拿回),也有82名国会议员。

从某种意义来说,公正党的表现最能反映出其多元色彩,中选的国州议员各种族都有,有人因而预测一个多元政党將会取代种族政党;更有人积极推动在大马形成「两线制」。

2013年时,反对党有意进一步打造一个多元融合的政治社会,也鼓励民联的三党打出多元牌。一时之间,公正党推出较多的非马来人候选人;行动党也尽量製造非华裔议员;甚至连伊党也推出非马来人/非穆斯林候选人。

然而大选成绩无法改朝换代后,民联党內已酝酿矛盾和思想上的衝突。换句话说,安华苦心经营的民联终于无法逃过分崩离析的命运,伊党在不认为政局有突破下决心走回旧路,突出其宗教路线。在2015年的伊党大会上通过与行动党断交,坚持要落实「伊刑法」后,意味著政治不可能撇开种族和宗教了。

王者之战升级

安华一向以来坚持伊党务必留在民联,才能取得马来社会的广泛支持。从1999年、2008年及2013年的大选成绩来看,公正党和伊党联手才能取得30%的马来票,巫统依然屹立不倒,这也是为什么安华力促伊党继续合作,惟有两党的合作才能震撼巫统。他预见「民联」瓦解將带来的隱忧。

不幸的是,伊党不但排斥党內的开明派,而且也与公正党断交,结果导致「开明派」另起炉灶,在2015年成立「诚信党」,而且用最快的速度另组「希望联盟」,以取代「人民联盟」。

如果说安华跌马后的每一个反击都是马哈迪逼出来的,那么今天又是同样一个人转化了角色,为什么安华会选择与马哈迪「化敌为友」?因为也只有土著团结党才能「取代」伊党的地位,同时由马哈迪担任希联共主是大势所趋。

无论如何,未来的大选將呈现的是种族政治与宗教政治的较量,突显了国家独立60年来仍无法改变人的意识形態中存在著种族与宗教执著。这就是说,「王者之战」已升级到无所不骂,无所不討伐的地步。这非新常態,而是反常態。因此在变与不变之间成了两个阵线的「生死战」。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