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林建荣

2002年大马与法国的潜艇佣金案,隨著法国当局对曾是首相纳吉亲信的政治分析员阿都拉萨巴金达展开调查后,再度引起各方的关注。尤其潜艇佣金案不只涉及马法两国的显要人物,更牵涉到另一宗命案,蒙古女郎阿旦杜亚遭杀害案件。

两宗案件至今还有许多待解的谜团,譬如2006年在我国遇害的阿旦杜亚,为何遭杀害?主谋是谁?她是否涉及潜艇佣金案?其角色是否如阿都拉萨巴金达在法庭上的说法,只是翻译员?该案件过程可谓起伏不断,从高庭判两名涉案的特警被告有罪、到上诉庭无罪释放,以及最终到联邦法院审理並宣判维持两名被告的死刑,但其中一人却在判决前潜逃至澳洲,至今我国依然还无法把其引渡回来。案件也牵引出许多案中案,如私家侦探巴拉反覆不一的说词。

而潜艇佣金案,则是当年我国向法国购买两艘总值10亿欧元(50.4亿令吉)的潜艇交易中,法国军火製造商DCN被指违法支付了一笔佣金给Perimekar公司,而Perimekar公司其中一名股东则是阿都拉萨巴金达。不过,有关指控遭到当事人及我国国防部的否认,国防部只表示,Perimekar公司获得的是一项潜艇支援服务合约而非佣金,该合约价值1亿1500万欧元(5亿7900万令吉)。

然而,在野党人士及人权组织如人民之声等,就质疑在潜艇交易前才成立的Perimekar公司,为何可以获得有关的合约?这当中是否有涉及利益的输送?

如今法国当局的调查只是一个开始,其调查结果及后续行动,会否在我国形成另一场政治风暴?还是会否也如一马发展公司案件般,在国外闹得轰轰烈烈,当地的涉及者被控、被吊销执照、被罚款,甚至被判坐牢,但案件的发源地,却没有人须为事件负上责任,不管是刑事或道德的责任。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