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广告

那一条篳路蓝缕的申遗长征,弯弯曲曲,跌宕起伏,一言难尽。但是,身为领航檳城的首席部长,许子根博士和团队,心无旁騖,认真经营。细读许博士回忆此事写成的〈三项修復计划启动申遗之旅〉,自可感受他的心思。

第一步,州政府鉴定一间政府名下的歷史建筑物,將之翻新,用在古跡修復之示范。几经討论,选中了赛阿拉达斯的故居,缘由在于此为檳岛市议会的资產,多年空置,可以隨时动工。许子根博士即刻令下市议会行动。

许博士隨后顺势会见了时任首相的马哈迪医生,卯足全力,爭取他的支持。有了中央亮开的这一盏绿灯,赛阿拉达斯故居的工程,成为法国和马来西亚两国政府的合作项目。

终于,1993年9月机器开始开动。同年12月马哈迪医生亲临现场,露了一手木工手艺。许子根博士说:「我们也乘著这个机会,说服首相毗邻另两间古跡建筑,即打石街清真寺及龙山堂邱公司也值得修復,极需他的支持。」

是处心积虑,是足智多谋,读到这里,点点滴滴,都有见地。许子根博士做事的练达,行政之圆满,由此可见,迨无异议。可见当初行动党日落洞国会议员黄泉安诚挚期待许博士撰写回忆录,確实深有远见。

何况,许子根博士参政之前崢嶸毕露的学养,仕途任上大气磅礡之胸襟,確实足以振聋发聵。身为政敌,黄泉安在2016年2月发表的〈如果,许子根也写回忆录〉也讚不绝口:

广告

「许子根部长满期后便退隱政治染缸,不问江湖是非事,就算屡被政敌奚落揶揄,他仍秉持君子姿態,不与他人比烂,足见承受华教启蒙的领袖,风范与眾不同。」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