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丘光耀

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爸爸第一次带我参加民主行动党的座谈会。那是在安顺的德教会,我听法兹兰和林吉祥演讲,马来文我不太听得懂,但林吉祥的一句华语,我记得很清楚:「我们华人是马来西亚的一等公民,行动党要求平起平坐。」

长大后,我对政治的认识逐渐成熟,大学研究所也修东南亚专门史。此时我理解到,海外华人的问题,概括而言,其实就是在自己国家要求「民族平等」的问题。

就以马来西亚华人为例,举凡从爭取增建华小、力促承认统考、南大和台湾文凭,抨击国立大学以「固打制」招生、要求华人新村发展建设,到捍卫义山不被搬迁,中文招牌不被拆除、要舞狮而不是舞老虎,以及抨击「新经济政策」下的种种偏私等,一句话,就是华人要在这片国土上,享有免於被巫统/国阵政府歧视的平等权利。

从独立前夕的林连玉乃至2017年的林吉祥;从华团、商会、报社乃至反对党;从拿枪乃至拿笔的;从出钱、出力乃至出命的,从上山、上街乃至上网的;大家之所以与巫统周旋到底,其实都是为了爭取四个字:「民族平等」。

当然这半个世纪以来,国阵內的华人政客,包括同伙的財阀商贾,都选择跟巫统「协商」,希望巫统能恩赐更平等的华人政策,好让他们向华社交差。反对党阵营的选举政客,包括进步的社团领导和知识分子,一直以来主张要向巫统大力「施压」,308后甚至倡议通过推翻国阵,来求得更公平的政治秩序。

火箭的平等观

在没有可能推翻巫统的那些年,行动党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纲领,就是一面抗衡「马来人至上」的光辉旗帜,该党的意识形態──民主社会主义的「平等观」,主要体现在「民族平等」,偶有涉及「性別平等」和「城乡平等」的议题,但不算突出。

然而,火箭在欧洲的兄弟党主要是讲「阶级平等」,为工人阶级谋利益,而跟资方对抗。但来到大马华社的现实土壤,喊得越大声的「阶级平等」,则会嚇走中小型企业的华商。他们在「新经济政策」下已经是受害者,如果火箭再主张民主社会主义的「三高政策」(高薪水/高税务/高福利),无疑就是「政治自杀」。

所以林吉祥务实得很,他从不讲「左胶术语」,不似以印裔为主的社会主义党那样,讲马克思、哲格瓦拉和反新自由主义。因为林吉祥知道,华社对抗巫统、唾弃马华民政,並非「阶级意识」发酵,而是要求「民族平等」的怨气高涨。

当然,行动党也高举「肃贪倡廉」的旗帜,这是痛击巫统和国阵贪官软肋的招数,尤其林吉祥在国会揭发財经丑闻,反对国阵的「私营化」政策,绝非因为我们左派主张「国有化」,而是因为巫统朋党「私营化」涉及贪污腐化。再则,行动党反对马华的合作社,不是因为组织形態问题(合作社本来就是由欧洲社民党人所独创),而是舞弊荀私问题。换言之,如果是有效率及透明的「私营化」项目,包括真正为社员谋福利的合作社运动,不见得行动党会反对之。

认知考验

我相信到了今天,对受华文教育的华人选民而言,「民族平等」依然是最关切的核心议题。至於受英文教育的华人选民,连董教总和林连玉也没听过的二毛子,普遍上比较关注的是营商环境、环保生態、財政弊案和宪政自由。

所以,林吉祥联合马哈迪反巫统,在「民族平等」的问题上,难免会面对受华文教育华人的认知考验,这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1、行动党有否为了开拓马来票源,不敢再捍卫「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以免得罪马来人?

2、马哈迪过去数十年欺压华教,遏制董教总,忽悠《华团诉求》。林吉祥没有要求马哈迪公开向华社道歉就与之结盟,是否为了权力,出卖华原则和尊严?

3、行动党敢不敢在希望联盟內,爭取列华文为官方语文?要求承认统考文凭?废除「土著」和「非土著」?甚至推翻「马来人特权」?

4、希望联盟如果不承诺给与华社「民族平等」,那和国阵2.0有何不同?土著团结党就是巫统2.0,行动党就是马华2.0。即使改朝换代后,基本国策还是换汤不换药,两线制根本就没有意义。

先自由,后平等

让我引述政治学的基本常识 「自由乃一切权利之母」,意即:倘若没有自由这个前提条件,人们就无法爭取其它权利。道理很简单,比方有了言论自由,我们才能利用之,来发表爭取民族平等、阶级解放、保护环境,乃至同性恋权益的政见而不必担心被政府收监。有了结社自由,我们才能组织各类社团、招收成员、参与活动,不论目的是宗教布道、政治抗爭抑或经济互助均不必害怕被警察逮捕。有了示威自由,就能合法利用这个自由去动员群眾、上街抗议,而不必恐惧被恶法清算,无故「被失踪」。

换言之,在一个公民自由权(civil liberties)赤字的国家,如今天的马来西亚,种族威权的巫统为了自保,不惜结合宗教神权的伊斯兰党,导致全体公民的自由越来越收紧。由此,我们未来的斗爭环境,將越来越严苛;我们反对国阵的合法手段(如选举)將越来越难以致胜。

再者,伊斯兰霸权笼罩下的女性权益將会每况日下,更遑论什么LGBT。此外,要靠司法独立来制衡行政滥权、要靠反贪会来抓拿大贪官、要靠传媒独立来踢爆执政党丑闻、要靠网络自由来揭破官方谎言,这一切,都会在马来西亚付出惨重代价。

故此,我呼吁大家认清政治现实,不要再对牢里的安华碎碎念,对昔日的马哈迪痴痴缠;我们必须先通过选举手段,和平地推翻国阵,才能循序渐进地完成以下的歷史任务:

1、希望联盟的第一阶段歷史任务:眾所周知,要能推翻腐败不堪的国阵,前提条件是要让巫统败北。就此而言,马哈迪在马来乡镇所能发挥的战略和战术作用,比任何人都犀利,故我们一定要加以善用。换言之,马哈迪是推翻威权政府的一把利器。

2、希望联盟第二阶段歷史任务:推翻国阵后,希望联盟上台,过度时期靠马哈迪的威望稳住政权,防止旧势力復辟。安华出任首相后,始能开展新的政治改革议程,如恢復三权分立、重建国家制衡机制、制废除种种恶法、挣脱伊斯兰神权枷锁,这是还我马来西亚人们「公民自由权」的第一步。

3、希望联盟的第三阶段歷史任务:落实竞选纲领、肃贪倡廉、税务改革、活络经济、招商引资、恢復国际社会对大马的投资信心,让大马重新踏上现代化的建设大道。

4、希望联盟的第四阶段歷史任务:按条件和平地实施「转型正义」。比如大家都很执著的「民族平等」问题、各类社会弱势团体的平权保障、各族(包括东马沙砂两邦)歷史公案的客观调查和平反,包括被「內安法令」逮捕者的赔偿问题。转型正义,林林总总,不一而足,其实都需要有上述三大歷史阶段任务的完成来作为政治和经济保证,缺一不可。

坦白说,甚至一届政府的任期,也未必有条件全部实施。请大家冷静想一想,国阵60年的种种积弊,好比一个长年吸毒的人,你要他一个星期成功戒毒,可能吗?

只有莽撞的激进派,和唯恐天下不乱的「有心人」,才会將第四阶段的诉求,在第一阶段尚未成功之前,就强硬地要求希望联盟在共同纲领中承诺,否则就要號召投废票,或者贬低推翻国阵的民主意义。我认为,这些人,要么是间接协助纳吉的无间道,不然就是歷史虚无主义的政治脑残。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