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李的洺

活到今天才惊觉,原来在马来西亚「血统」是从政者可不可以获得支持的重要因素。就如春秋时代,战国中诸侯相马,血统是遴选「战马」的要求。

古人以血统论马,为的是组建强大的骑兵队並不足奇,惟21世纪里,还有人「论血统」爭取既定族群支持,则教人难以想像,莫不是血统不纯正,就不合乎民主精神,或是有危害国家社稷的嫌疑。

品论领袖的格局,沦落至此,怎不教人无奈,以血统论英雄的做法,不是矫情,还是什么,如此荒谬的血统传奇,故事般地迷惑人心,让人窃笑也是情理中事。

以血统为领袖的做法,倘若追究,须在封建社会的家天下中寻,其他例证,也只在民智不彰的社会结构下,才会出现;今非昔比的当下,真正令人信服的选贤之道,当以个人涵养、修为、德行和格局为基准。故,无德者,民主的观察中,须有血统,也不应成为唯一,封侯拜相,血统不是关键。

纳闷的是,马来西亚独立60年的当儿,朝野政客竟还以「血统」二字做文章,以此来蛊惑民心,谋取特定族群的支持,著实教人拍案之余,也不得不惊叹愚昧,的確可怕。

政客伐谋,计上「血统」传奇,是愚昧化他人的动作,此举能不能取巧,则有待观察,可是,在部分市民眼中,这不过是一出逗人闹剧,看在眼里,乐在脸上,于愿足矣,也不介怀,政客背后的隱藏议程,到底意欲何为。

牵扯巨额財富

然而,此剧目引申出的「暗喻財富来路不明」的枝节剧情,却引起特定民眾的好奇,原来副首相阿末扎希和前首相马哈迪,除了血统不纯正的问题,还牵扯上巨额財富悬疑,剧情延伸致此,怎不教人衷心期待。

老马指阿末扎希,早于20年前就拥2亿令吉存款,其目的在于暗喻后者,在他担任首相的期间,拥有来路不明的財富。时隔20年,老马才在「血统」爭议战中,侃侃爆出,背后议程实在不言而喻,可是,让人感觉弔诡的,莫过于,老马为何当时得悉后者有问题,又不採取適当行动,隱秘迄今,才提出指控,无疑予人「官官相护」的感受,事件歷时多年不决,就是瀆职的行为。

暂且不论,老马此番指控是否属实,这原本打在阿末扎希脸上的一记耳光,其实也同时打在老人家的脸上,至于观眾观感如何,相信还需看剧情演变,才有进一步的瞭解。

阿末扎希、马哈迪虽然互揭疮疤,但是,二人均属巫统作风的政客在民眾的思想中,早有共识。如今,新旧巫统战將隔代扛上,叫囂互斗,与民而言,委实机会难逢。假若二人在叫骂中,能把巫统机制內的魔术手法曝光人前,更是万眾所愿。

目前,从老人家气急下的做法,以透露出一股敌我分明的气味,二人稍有不慎,兴许会上演更多精彩情节,而身为局外人的华社,不妨作壁上观,从中看清新旧巫统领袖的嘴脸,用作剖析那些政治功利主义的背后,到底有隱藏了多少欺上瞒下,玩弄百姓的手法,作为增长个人政治醒觉的参考书。

第14届全国大选,朝野政客会不择手段的糊弄选民已可预期。为確保大选时,选民手中的神圣一票,不落在政客所设的迷局中,民眾大可以摒弃原有的意识形態,以平常心看待朝野政客的作为,用客观的角度去评价政客的议程,千万別因陶醉模稜两可的论述,而再次坠入政客刻画的圆形图腾上,把得来不易政治进步,转回原点。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