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余澎毅

早前,森州行动党亚沙区国会议员张聒翔和来自马华的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高举大旗,打算来场芙蓉史上第一场的政治辩论——双张辩。

新闻出街后,笔者在嘛嘛档和朋友聊天时,指这一辩论,即便办的成,也不会有太大的意义,造成的效果也不会如2012年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和时任马华总会长蔡细歷那般轰动,而且此时並非彼时,对政治的热忱早已消退,能否办成还是个未知数。

果不其然,双张辩到最后,因双方各执一词,而无法辩成,各说各话,为辩论无法成立找理由,就这样混过去了。

笔者只能说,这其实不过是为最近几成一潭死水的政局,掀起一丝波纹而已,实质意义却近似于无。

双张辩之所以没有意义,在于辩论的主题,以及辩论双方的身份,让这样的辩论看起来犹如鸡肋。

副部长內阁没地位

首先是主题,主题一,国家教育政策是否公平对待华教,这类的辩题,若在国会上辩论,张聒翔直挑现任教育部长马哈兹尔的话,或许还会更有看头,也更具新闻价值,更能吸引华社的目光。

毕竟副部长不过是教育部长在华社的传声筒,內阁开会,副部长甚至连列席的权力都没有,更甭说能对政策拍板定案了。再来即是所谓的行动党与马华政绩比一比,这一点就更加莫名其妙了。

马华早已被嘲笑「当家不当权」多年,2008年及2013年大选也因此而引发所谓的「政治海啸」;行动党除了自己当家作主的檳州,以及和盟党伙伴管理雪州外,在国家层面,似乎也没有多少政绩可供辩论所用,双方辩论政绩如何,毋寧说是闽南人常说的「龟笑鱉无尾」,五十步笑百步呢。

说到底,毕竟505海啸过去也已经4年有余,旋即又是新大选週期的开始,政治人物如论有无建树,都搞搞辩论,做做样子,展现自己口若悬河,雄辩滔滔的样子,让民眾暂时忘记,在政经持续空转的情况下,国家越发民不聊生这一残酷的事实,下届大选,说不准又能捞个席位来坐坐。

耍把嘴皮子,何须太认真?若真要救国,不也还是得擼起袖子加油干么?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