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張溦紟

廣告

一兩年前,曾有機會跟友人到檳城打槍埔(Padang Tembak)的廉價組屋教布衛生棉手作。那是一個充滿活力的社區,儘管那裡經常被人與貧民窟一詞掛鉤。來參加手作坊的都是鄰近社區的華裔媽媽阿姨,還有一對印裔的阿嬤孫女。

每人分配好基本的手縫工具和布料以後,我負責坐在這對阿嬤孫女身旁,用介於語句工整與用詞混亂的巫英語,湊合關於裁縫方法的有限詞彙,示範如何裁縫布棉。過程中,我忽然發現阿嬤總是比別人快完成每個步驟,仔細一看,線條歪歪斜斜地穿縫在布上畫好的虛線。

當我開始猶豫是否要站在導師的位置,「糾正」阿嬤縫製的直線不夠整齊的時候,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我忽然發現,原來「整齊」、「直線」是一個很「階級」的標准。比起省時、實用,這對另一階級來說,可能一點用處都沒有。

前陣子,聽一位從事政治工作的友人,談起她正在協助一位單親媽媽,到福利局申請援助金的案例。這位單親媽媽,曾經在吉隆坡市政局當了十幾年的園丁,由於是契約勞動的關係,退休後可挪用的公積金寥寥可數,少到連她自己都開始有點後悔,為什麼當初要做那份工作。

她丈夫已逝,原育有四個孩子,家族或有精神病史,前兩個都因精神或感情問題而輕生,小么離家失蹤,現在只剩第三個孩子在母親身旁。這位單親媽媽靠著微薄薪資買下這棟房子,最近因經濟陷入困頓,房子可能慘遭法拍。

友人說,你可以想象當你的日常生活每天都要跟生存搏鬥時,家裡的情況大概也是一團糟,就像人生的現實一樣,所有雜物堆疊在各個角落。那的確符合友人所接觸過的底層家庭的印象,社會制度的不完善,沒有撐住這個階層的基本生活需求,他們很多時候只能自求多福,生活中怎麼可能還有餘裕追求整齊衛生,這種很中產階級的生活標准。

廣告

不過,即使是這種看似有同情性理解的說法,始終還是來自我們對另一個階層的想象,或是認識的一部分而非事實的全部。這位單親媽媽的家恰恰相反,她每天把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打破了友人以往對基層家庭的固有印象。

底層階級生活,與中產階級一樣,充滿異質多樣,我們卻總是帶著固有的印象。這不僅影響我們對他們的認知,也深遠的影響到我們認為應該如何認定貧窮、認為他們應該獲得哪些支援。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