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陈海德

马哈迪名副其实、一跃成为希望联盟的「实权领袖」(虽然职称为「会长」),担起了反对首相纳吉领导的巫统大旗,巫统会否彻底被捣碎,还看下届大选的风要往哪里靠了。

不过说起来,要巫统倒確实比登天还难,主要是要倒巫统的前巫统领导人,都退党出来搞反对党倒巫统,结果都碰得一鼻子灰,结局都不欢而散。要说最早者,当属巫统创始人翁查化,由于在开放巫统党籍问题上闹纠纷,最终退党创建多元的「独立党」,隨后改组称「国家党」。谁知道多元领袖如陈禎禄都往「联盟」靠,国家党唯有走种族路线,最终自动解散。

除了敦拉萨曾趁513种族暴动之势,在党內成功驱逐国父东姑阿都拉曼的领导,巫统隨后在党內外短暂不再有过强大的威胁。直至巫统在1987年分裂为时任首相马哈迪的A队和挑战派东姑拉沙里的B队,「旧巫统」在1988年党中央选举诉讼案中,实际已被最高法院宣佈为非法政党,老马却使出绝招,成功带领A队使「巫统」重新復活为新政党,B队全数「被退党」。

支持者分裂两派

此时B队才后知后觉以「巫统46」重新註册无效,唯有创立「46精神党」。姑里曾经风靡一时,为反对党包括曾处于低迷的行动党和伊党等所极力追捧,结盟为「人民阵线」与「伊斯兰团结阵线」。奈何1990年大选中,行动党和伊党成绩非凡,46精神党却欲振乏力。时效一过,46党员不是叛逃就是回巢,1994年改组为「马来46精神党」,重走种族极端路线,结果1995年反对阵线大败,46党次年解散,大部分党员重回巫统。

不出几年,时任副首相安华与马哈迪因意见不合开始决裂,安华遭到革职並扣上各种罪名,导致巫统再度分裂。不过「烈火莫熄」运动中,安华虽捲起千层浪,鼓舞了不少马来人,甚至多元族群,但斗爭依然不在党內,而是一群安华支持者分裂为两派,一派退党组成了「国民公正党」;另一派待在巫统,现任副首相阿末扎希便是其中之一,最终被「招安」。

欣喜的是,公正党改组为多元政党,实属难得。1999年大选,行动党与伊党又极力追捧公正党,结果行动党大败、公正党乏力、伊党和国阵是大贏家。有趣的是,经过分分合合,三党最终在2008年合作助长了「政治海啸」,两届大选撼动了国阵2/3议席优势,国阵盟党东倒西歪,然巫统却屹立不倒。

2016年,我国最终迎来马哈迪亲自主宰的「反风」,成立了土著团结党势必与纳吉爭输贏。虽然成功策反无数重量级领袖,但老马的斗爭场並非在巫统內,巫统內部反而集结起来群起攻訐马哈迪,两党种族主义箭靶你来我往。回看数次巫统党乱,任何退党反巫统者都无能为力,也无所適从,维持最长久的公正党,如今亦只能让位给「种族反对党」土著团结党来达致目的,而行动党更不用说了,风向一对就往大树靠,管他是几十年被其骂臭的老马(姑里、安华亦然)。

政治固然无敌友,但老马与土著团结党是否真心要倒巫统?倒不了巫统又会否重蹈覆辙?歷史告诉我们,这一幕幕的政治戏,都改变不了我国的命运,只会助长巫统继续维持下去。我既然支持改变,为何却要支持「党外的巫统」?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