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黄诗情

第十三届全国大选激昂的「505,换政府」口號功败垂成,布城最终这么近,那么远。希望幻灭让许多人感到无助和失去方向,令到过去数年间因国阵贪腐、选举舞弊、环境安全等公共议题所凝聚的公民力量迅速溃散。

及后安华入狱、聂阿兹逝世、民联瓦解,反对阵线的分歧让人民恨铁不成钢,批评在野党不团结不自强;有的更进一步结论「投谁都一样」且主张投废票表达不满。人民的生活却因经济低迷、管理不当、种族宗教课题炒作而愈加严峻。

不公的选区划分建议以及潜在的三角甚至多角战,导致投票率將会成为来届大选的一大关键。但是面对民间彷彿一直无法走出的低潮期,我们是否准备好了应付隨时將至的全国大选呢?

需要健全的体制

笔者在大学时期曾在人权组织大马人民之声实习。当时第十一届全国大选刚落幕,有次反对党到选举委员会针对选举舞弊事件抗议。记得当时笔者疑惑地问学长:「当权者为了巩固本身地位不惜操弄制度,但是有朝一日现在的反对党执政后,他们也一定会借助掌权的便利保障自己。如果最后结果可能也是一样,那么换政府有实质的意义吗?」

学长笑笑说道:「你的担忧是有根据。所以我们需要的不只是一个好的领袖或好的政党,而是一个健全的制度。政党轮替后许多空间才能被打开,那么人民也能更自由地进行討论和行驶宪赋权利。如果一个执政半世纪的政权我们都能够推翻,以后上台的任何新政府要是违背民意,我们当然也可以將它拉下台。」

诚然,对马来西亚而言,一切的改革和拨乱反正都必须以政党轮替作为先决条件。自独立以来一党独大的威权政治,使到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受到严重侵害。唯有通过两线制和权力制衡,人民才有机会在被打开的空间內去批判恶法、制度紕漏、领袖政绩,更重要的是去凝聚社会共识,为马来西亚开创新的未来。

正当你不屑于下届大选只是「两个烂苹果」的选择题时,纳吉已借「增设」的名目违宪延长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劳勿斯任期;就在你纠结于回乡投票究竟有没有用之际,在经济困顿中失业负债的中年人已经绝望地走上高楼结束自己的生命。

改朝换代的落实再延迟多一分钟,就是默许多一分钟的不公义。或许此刻我们依旧步履蹣跚地徘徊在改革十字路口,但是只要肯付诸行动,马来西亚人必能亲手终结制度崩坏所带来的压迫和不公义。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