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陈锦松

马来西亚的政坛越来越倾向种族化看来是「注定」的。当马来西亚人希望自己成为马来西亚人时,喜欢玩弄种族的政客却不希望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成为事实。

如果不能从肤色及宗教去辨认一个人是哪一个种族,而且单看其父辈是哪一个种族还不是「绝对」的准確,必须追溯到更久远的祖辈、曾祖辈或老祖宗。

当执政党警觉到在来届选举打种族牌行不通,特別是反对阵营有更多马来精英参与其中时,就只有在「马来人」与「纯种马来人」之间寻找差异性,难道有研究显示马来族群更相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领袖越纯越能代表忠诚,而巫统开始操控纯种马来人就能掌握票源?

得罪非纯种马来领袖

副首相阿末扎希不知哪来的「灵感」,沾沾自喜,还志得意满真以为「逮到」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轻易致前首相马哈迪于「死地」,以便扫除反对阵营的障碍。阿末扎希在7月30日公然在巫统区部代表大会上,公开出示马哈迪身份证副本,表明马哈迪的原名实际上是Mahathir a/lIskandar Kutty,而a/l是指之子(anaklelaki),目的是要揭露马哈迪拥有印裔血统的「大秘密」。

阿末扎希指出,国民登记局总监莫哈末雅兹传给他的文件证明,马哈迪拥有印裔血统,却利用马来人的身份,当了22年的首相,在利用完了之后,便开始背弃巫统。

言外之意是指马哈迪这么多年蒙蔽了马来人,竟然还当了这么久的首相,这是其一。另外马哈迪利用巫统,用后即丟,有印裔血统,显示不能相信非纯种马来人,此其二。

这件事情出乎阿末扎希意料之外的是这个议题不但没有延烧,反而让他碰得一鼻子灰。原因是阿末扎希没有「做足功课」,他忘了他的论调把所有不是纯种的巫统马来领袖都得罪了,而且马来西亚过去的歷任首相「追根究底」也全都不是纯种马来人,据资深媒体人苏基拉迪夫(Subky Latif)的分析其中包括有暹罗、印尼武吉斯、土耳其的切尔克斯、阿拉伯、海南、印度等,现任首相纳吉也並非纯种马来人。此外这个论调也把印度人也得罪了,如同形容印裔是不可信任的。

玩弄种族牌失效

巫统通过选区划分大玩种族牌,宣扬行动党的华人是希联的幕后操盘手还嫌不够,再玩马来人血统的纯正与否,结果闹出笑话。看来马哈迪的威胁已经动摇巫统內的马来人基本盘,使得阿末扎希不得不另辟战线,转移视线,但万万没想到却弄巧反拙。

马来西亚的政治离不开种族问题,毕竟马来人是最大的族群,希联的结构组成,必然得接受由马来人为主导,这是现实的考虑。自伊党退出而瓦解的民联,必然需要靠马哈迪领导的土著团结党的加持,希联才可能扭转劣势。

过去马来西亚的政治只要挑起种族问题,就可以轻易排除华人与印度人在选举的影响力,只要马来人的选票集中,巫统的政权就可高枕无忧,並且独大一方,没人可以挑战。

但现在情况出现大逆转,巫统开始发觉玩弄种族牌已经失效,因为他们要对抗的反对党不再是过去华人色彩浓厚的行动党,而是包括马来政治精英在內的土著团结党的希联。

当巫统无法再靠玩弄「种族」赖以为生,就会出现目前「手忙脚乱」的格局,不知言语。政治是要靠政绩、道德、廉洁、口碑、民生而落实到实实在在的人民生活细节中,如果只有大玩种族议题才能在选举中胜选,显示这个政党已经走向末路。

马来人海啸將来袭

土著团结党不得不捨「多元种族」政党走「种族性」路线,是因为必须切断巫统的种族把戏,让巫统失去大作文章的机会。当马哈迪是希联的会长让巫统无法標榜自身唯一代表马来人时,巫统唯有选择在血统中寻找马哈迪不是纯种马来人的蛛丝马跡,这就是巫统玩弄种族政治的再次发扬光大。

当马来人开始感受的政治改变的需要,特別是国家领袖的丑闻不断,马幣的不断滑落、消费税的负担、生活的压力越来越沉重,他们將会思考选票是能改变现状的。

马来人海啸的即將席捲,是真相还是假相,固然充满许多变数,但改变马来西亚人的自身命运必须从改变政治开始。华人海啸在308及505两届大选基本展现了「改朝换代」的意愿与力量,是否会在来届大选再次展现更强的「力道」,让人期待。

阿末扎希「纯种马来人」的论调简直是荒腔走板,风雨欲来风满楼,显示巫统对马来人海啸来临前的暗流充满恐慌与焦虑。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