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屈指一算,快十年了,2008年上台执政以来,雪兰莪的华人新村到底有何显著之改变?《东方日报》的新闻报道:目前已有超过10个华人新村,换上写上中文路名的双语路牌;总计的77个村子,「有望在年杪前」落实之。

如此轻而易举,据说是「雪州政府首开先例」云云;显然不知,昔加末市议会n年之前早有试验。虽然后来新设的路牌U转了,个別的路段仍然残留书有中文的告示。既然这样,可见所谓的「首开先例」,只是领导个人的沾沾自喜。

犹为不解,乃是双语路牌的成本,其实微乎其微。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透露,沙登新村里的83个双语路牌,由州政府拨款9万令吉完成。平均计算,每个叫价1084令吉34仙。

是否物超所值,暂且不说,总而言之,欧阳捍华自詡此举確实「获得村民热烈响应」,因此令下相关新村村委会快把各自的中文路名,提呈上来,批准后再由地方议会执行。

读到这里,读者恐怕不觉心里生疑了。308日算起,前前后后,至今累积3400天。据此推算,处理每村的路名,至少长达40日之久。就是那样,时至今日,为何连州內新村的中文的路名,也仍然搞不清楚状况?

2014年2月间,欧阳捍华不是已经公告百姓,州政府「正式统一规范77个新村、渔村、重组村的中文名称」。时光荏苒,倏忽过了三年有余,何以还要村委会重复一一上报?

不论按照什么標准,浅见认为,这般行政之效率,管理之绩效,实实在在说不过去。不过77个中文路牌,磨蹭十年,只能「有望在年杪前」看到。那么,如果非要提昇华人新村加上一个期限,难道是一万年?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