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郑庭河

现代社会因重视人权,个人选择相当受尊重,是以即便文化——尤其传统文化乃「眾人之事」,但个体毕竟还是享有一定的文化自由,包括选择接受异文化和多样文化的自由。现代社会的个人对于宗教的態度,亦应如此。由此而推,现代人信仰新宗教,以及一家庭內有不同的宗教信仰者,实际上乃蛮稀鬆平常之事,可在本国,有时候却被高举为值得为之鼓掌的「善事」。

当然,一家庭或家族內有多种宗教信仰者,未必表示其人就能「和乐融融」,所以能做到如此者,多少也应当被肯定。只不过,从本质而言,现代社会本就该容许更大的文化自主权、包容性和多样性,所以本属「理所当然」之事,竟被某些媒体放大来报道和表扬,这难免要令人深思:是什么样的语境,竟让在一般现代社会可能没多少人会去稀罕的现象,在本国却受到「追捧」,乃至「歌颂」?

高度垄断文化权

再说:本国不是一向来都被某些人唯恐天下不知地高调宣称为「多元种族和文化的祥和社会」?也许,国人向来自詡的「多元」,实际上只停留在集体层面,还未深化到个体,所以个体的文化选择权和空间,尤其在宗教方面,毕竟还是很有限的,往往还是得被森严的「族群」、「教群」,乃至「国家」之界限所规定。

坦白说,恐怕还有很多人对「个体」和「个体性」仍欠缺概念,遑论信念,只懂得依照权势者的主观看法和论述来「归类」自我的文化坐標和身份。

权势者高度垄断文化权和操纵社会文化来对人民「分而治之」之际(如说强调什么「土著」和「非土著」、「本教」和「非本教」、「国家」和「非国家」之分),却又要渲染「太平」、「祥和」、「中庸」的氛围来自我正当化,所以总会动用其话语影响力来製造「多元」的美好印象。殊不知,民间对一家庭內有多种宗教信仰者,或者一学校內有多种族学生一起学习、玩乐也感到「新鲜」或「安慰」,暴露了大环境其实並没那么乐观。

本国若真的那么「多元而亲善」的话,坦白说,根本不会有人特地关注种族间和宗教间的互动情况,因为「一切平常不过」。正因为不够多元和亲善,所以才有人——即便出于善意——去放大有关互动的良好例子(不好的就低调处理了)。

质言之,平常的个人之间或確实不会在乎彼此的种族、宗教、文化差异——若不是被当权者通过各种制度手段去强化、固化有关差异。现代化更该会淡化种族、宗教、文化之分,但若社会被有欠现代意识,乃至截然反现代的权势者操控,而人民又懒于或惧于求变,那一切免谈!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