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李书禎

日前一位市议员带领著一群人来会见州议员,目的是要求支持他们爭取庙地,所给的理由是那间庙已经建了9年,应该要有合法地位。

该市议员犹如政治讲座会演讲人般,启齿便是:这群人在2008年大选如何支持你,至今你应帮忙他们合法化庙地……当议员要求出示庙地的相关文件时,端出了市议会解释拒绝申请的原因,白纸黑字写著「2010年该地段已在宪报列为政府空地」;议员解释,已宪报的土地地位不在州行政议员权限里修正,民眾要修订土地用途须按程序,先向地方政府申请,要求听证会,再层层上报寻求修正。

办听证会收集民意

该市议员又大声逼问州议员:「为什么?为什么当时已建庙了,该地段还被列为空地?为什么你不去处理,把地段划为庙地?」;然后,他又开始说:「2008年这些人支持你……」;该州议员马上问市议员:「你要来解决问题,抑或搞政治?你要解决问题,我提供方案;你要搞政治,我们选择其他的场合!」在场的我,差点按耐不住拍案叫好!

他续问市议员:「你担任了9年的市议员,你不知道《地方发展大蓝图》如何制定?如何定案的吗?2010年已先发佈、展览了一个月,让民眾提出反对意见,之后州级发展部门下来市议会开听证会,然后再开会修正,才在宪报发佈;这个过程中,所有拥有土地和產业的人都应该关注自己的地段,倘若发现不当之处就应该自发投诉或建议,市议员也应协助所管辖区域的民眾瞭解状况……」

我回想当时不断向新村村民解释新村屋子与工业区的划区,要求工厂快做漂白工作;与另2位市议员联手把华裔的百年老庙列为社区歷史遗產;要求修正淡江高架大道的路线,避开一所百年老庙和诸多住宅与店舖;反对另一大道切过森林保留区;当中多数成功爭取,只有最后一项不成功。而今想来感到欣慰,原来没做错。

市议员带来那班人最后还请州议员支持他们申请水表,州议员同意,因为水源是必需品,只要有负责单位买单,水务局就可提供水表。一场来势汹汹的会面就此结束。

写这个活生生的故事,想让民眾看到一个实际的问题:搞政治可以用嘴巴,说得口沫横飞,信誓旦旦;做政治还是要有丰富的知能、诚意与服务的精神。

我国民眾自从种下「人民是老板」的思想后,一些人以为只要夺得权力,马上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但没有想过制度怎样操作?程序为何?是否可行?我们总不能去除一个腐败的政权,而迎来一个民粹政权吧?

看昨天的国会开至今日凌晨4时,当权者为的是通过多项他们要推动的法令、制度,不管是收买选票、或是牵制政敌为目的,他们利用当权者优势把游戏规则定下来;反对阵线不断揭发、谩骂、讲座、群眾大会的政治手法似乎不能招架,举步维艰!除了继续下去,还有其他方法吗?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