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生「协天宫」里住了一名专治飞蛇的老师傅——陈黎明,人称陈师傅。陈黎明治疗飞蛇的方式非常罕见,首先使用锅盖盖著病患头顶,然后用火在头顶上朝著东南西北4个方向拍点,最后再念咒语,便算完成一次治疗,「治疗过程只需1分钟。」

但他表示,治疗次数取决於病人的情况,轻微者只需一次便能痊癒,严重者则需20至30次以上。

这套「捉蛇」的治疗方式祖传自爷爷,他是第三代传人,累积经验超过50年,是巴生一带闻名的「捉蛇圣手」。「曾有人请到我菲律宾、印尼帮他们治飞蛇。」他说。

祖传土方 咒语是关键

根据观察,时下很多土方均是针对「蛇」的弱点来施治。眾所周知硫磺是蛇的天敌,老人家相信硫磺能驱走身上的「蛇」,所以民间流传用硫磺加白酒擦在患处的偏方;另外,也有火烧蛇头,甚至是用刀斩蛇影等方式,皆以「杀死」身上的「蛇」为原理衍生而来。

与前述偏方不同的是,陈黎明採用的祖传「捉蛇」法,並没有使用任何与「蛇」有关的元素,而且无论身体哪一个部分生蛇,均採用相同的方式。

「其实生蛇是一种皮肤病,基本上和蛇没有关係。」不过他坦言,自己只会依样画葫芦,並不了解这祖传土方当中的原理,仅知道咒语是最关键的因素,「这些年来,我治蛇的成功率达到99%以上。」他自信地说。

他指出,在治飞蛇之前,首先要学会看懂「生蛇」长什么样。「很多人常会把皮肤病当成『生蛇』来医,哪里会好?」所以每每有人来求医,他都会先仔细为病患检查患处,確定是「生蛇」才会施治。

「如果不是,我就会要他们另请高明,因为我的疗法仅对治蛇有效。」他谓祖传的治疗方式虽然看似简单,但他也花了將近5年才上手。「那5年內,我一直在累积诊断『生蛇』的经验。」他指「生蛇」主要是从长水皰或红斑开始,一群一群长在一起,看起来像一串珠、一条蛇,所以才被称为「生蛇」。

他表示,生蛇是一种很煎熬的病症,病患全身的神经线会非常疼动,发作时感觉如同有人拿著针往身上刺,不少病人甚至会痛得在地上打滚。「这种痛甚至比用刀割还痛,发作时真的非常非常痛苦。带状皰疹可能发生在任何年龄层的人身上,我曾治过年届103岁的老婆婆。」

陈黎明坦言,自己做梦也没想到,会因为治愈飞蛇而获赠一间关帝庙。
陈黎明坦言,自己做梦也没想到,会因为治愈飞蛇而获赠一间关帝庙。

土方灵验 宫庙作谢礼

陈黎明称自己为土医,因为他採用的是另类医学。「或许很多人不相信这种祖传的方式,我不勉强。」他表示:「別人的嘴巴我们管不著,做好自己就可以了。」每次施治收费仅为30令吉,属於可负担价位,他笑言:「如果我是假的,病患也不过损失30令吉而已。」

话虽如此,他仍自信地表示,一旦病患找上他,他们的病便能得到舒缓。

他进一步分享,谓曾经有一名年轻患者被生蛇折磨了很多年,寻遍西医、皮肤专科病情都没有改善。虽然患者父亲一直嘱咐儿子找陈黎明求诊,但患者基於不相信古法偏方,一直拒绝。「最后他真的求助无门,就被他爸爸带来找我。」陈黎明表示,该名年轻人经过他的治疗后目前已经痊癒。「他的爸爸为了答谢我,召集朋友合资送了我这间关帝庙。」

据他所言,这座关帝庙价值150万令吉,除了关帝庙,庙內的墙上也掛满了大大小小的答谢旗,「这全是我的病患送给我的!」

陈黎明没有子嗣,在8名兄弟姐妹当中,他是唯一继承爷爷祖传医术的接班人,询及此祖传治疗法会否在他手中失传,他说:「这需要看缘分,没办法强求。」他表示自己不介意把疗法传给外人,但需要对方有兴趣和毅力,好让这门疗法可以延续下去。「我曾传授给身边的朋友,但或许对方还年轻或对疗法没兴趣,所以不积极。」

陈黎明自14、15岁便一直待在爷爷身边学习,儘管学歷不高,目不识丁,却对另类医学或土传疗法非常感兴趣。「除了生蛇,其实我也会治猪毛丹等。」

陈黎明治疗飞蛇的方式非常罕见,先使用锅盖盖著 病患头顶,然后用火在头顶上朝著东南西北4个方向拍 点,最后念咒,便算完成一次治疗。
陈黎明治疗飞蛇的方式非常罕见,先使用锅盖盖著 病患头顶,然后用火在头顶上朝著东南西北4个方向拍 点,最后念咒,便算完成一次治疗。

民间生蛇偏方逐一看

火针

即將毫针以火烧至约摄氏4 0度后,快速把针刺入发病部位后抽出,如是反覆多次,持续10至20分钟。施针后需以火罐吸住施针处,达到放血效果。此法有助患者於数小时內减轻痕痒及肿痛,最快翌日可恢復正常生活。

生蕉汁

使用普通的生蕉汁,擦在生蛇的部位上,每3小时擦一次,擦足3次即可治疗生蛇。对於此疗法,马来西亚中医师暨针灸联合总会长黄保国直言那是治標不治本。他指出,蕉皮中富含的蕉皮素,確实有止痒和杀菌的作用,且不带毒性,外敷在皮肤上可舒缓疼痛和止痒,避免细菌感染;但此偏方並不適用於所有患者,仅適合症状较为轻微者。

斩「蛇」

患者需站在太阳底下,让影子和身体刚好重叠在一起,时施法者会拿著木杖或长刀往影子里挥砍,即能把身体里的「蛇」赶走。

火烧「蛇头」

自古以来,民间便流传「皮蛇绕身体一圈就会死」的传说,因此民间流传了一套火烧「蛇头」的古方治疗,號称只要把蛇头烧死,让它没办法再生存,便能痊癒。

陈黎明使用的锅盖和一般锅盖无异,他谓咒语是治疗中 林珮璇 最重要的一环。
陈黎明使用的锅盖和一般锅盖无异,他谓咒语是治疗中 林珮璇 最重要的一环。

何谓生蛇?

研究数据显示,全球每年有约100万人患上带状皰疹,即生蛇,其中成年人佔70%。带状皰疹的发病率非常高,估计每3个人当中便有1人会患上这种皮肤病。隨著年龄增长,人类的免疫系统会逐渐下降,患上此病的风险相对会上升。

生蛇的症状为初时感觉瘙痒、刺痛或灼痛,数天后,皮肤会长皰皮疹(一般都局限于身体、腰间、脸侧),伴有轻度至重度疼痛感冒症状。

你可能生蛇吗?

▼95%的成年人均出过水痘,即有可能生蛇。

▼任何时期都有可能生蛇,但50岁以后免疫力减弱,患病机会大大增加。

▼身体免疫力下降,如压力过大、睡眠不足、大病初愈、年纪渐长者;糖尿病或癌症病人是发病的高危群。

▼一生中生蛇的累积风险为1/3。

陈黎明的医术继承自爷爷,他表示自己不介意把疗法传给外人,但接班人得有兴趣和毅力, 好让这门疗法可以延续下去。
陈黎明的医术继承自爷爷,他表示自己不介意把疗法传给外人,但接班人得有兴趣和毅力, 好让这门疗法可以延续下去。

医师怎么说?

很多华人常认为西医没办法治疗生蛇,所以一旦確定自己生蛇后,便会直接略过西医,寻找传统土方治疗。37岁的郑女士分享:「5年前,医生告诉我『生蛇』,虽然医生也开了一些药给我吃,但我最后也没有服用,而是直接採用最传统搽硫磺再搽白酒的祖传方式。搽了几天后,真的好了!」

另外,也有人指出曾体验斩「蛇」疗法,而他也亲眼见到有蛇的影子从身边溜走,相当神奇。

对於目前市场上流传的各种偏方,马来西亚中医总会总会长杨伟雄博士坦言,自己並不反对病患採用偏方治疗。「虽然偏方没有医学根据,但它能够生存那么多年,自有它的成效。」不过,他表示,带状皰疹病患有黄金72小时治疗时间,如果及早治疗,大部分病人的癥状都有机会治好。

倘若错过了黄金治疗时间,將引发带状皰疹后遗神经痛,因此他建议病患在寻求偏方时,也应该徵求专业意见。「双管齐下,对病人的病情是百利无一害。」他也建议民眾寻访有口碑的民间医生,以避免不必要的因素,包括器皿不卫生导致皮肤敏感。

目前我国已有带状皰疹疫苗上市,接种对象是50岁或以上的人士,施打一剂约有7.5年的保护效果,可帮助人们降低水痘带状皰疹病毒再激活的机会,降低演变成带状皰疹的风险。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