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生「協天宮」里住了一名專治飛蛇的老師傅——陳黎明,人稱陳師傅。陳黎明治療飛蛇的方式非常罕見,首先使用鍋蓋蓋著病患頭頂,然後用火在頭頂上朝著東南西北4個方向拍點,最後再念咒語,便算完成一次治療,「治療過程只需1分鐘。」

但他表示,治療次數取決於病人的情況,輕微者只需一次便能痊癒,嚴重者則需20至30次以上。

這套「捉蛇」的治療方式祖傳自爺爺,他是第三代傳人,累積經驗超過50年,是巴生一帶聞名的「捉蛇聖手」。「曾有人請到我菲律賓、印尼幫他們治飛蛇。」他說。

祖傳土方 咒語是關鍵

根據觀察,時下很多土方均是針對「蛇」的弱點來施治。眾所周知硫磺是蛇的天敵,老人家相信硫磺能驅走身上的「蛇」,所以民間流傳用硫磺加白酒擦在患處的偏方;另外,也有火燒蛇頭,甚至是用刀斬蛇影等方式,皆以「殺死」身上的「蛇」為原理衍生而來。

與前述偏方不同的是,陳黎明採用的祖傳「捉蛇」法,並沒有使用任何與「蛇」有關的元素,而且無論身體哪一個部分生蛇,均採用相同的方式。

「其實生蛇是一種皮膚病,基本上和蛇沒有關係。」不過他坦言,自己只會依樣畫葫蘆,並不了解這祖傳土方當中的原理,僅知道咒語是最關鍵的因素,「這些年來,我治蛇的成功率達到99%以上。」他自信地說。

他指出,在治飛蛇之前,首先要學會看懂「生蛇」長什麼樣。「很多人常會把皮膚病當成『生蛇』來醫,哪裡會好?」所以每每有人來求醫,他都會先仔細為病患檢查患處,確定是「生蛇」才會施治。

「如果不是,我就會要他們另請高明,因為我的療法僅對治蛇有效。」他謂祖傳的治療方式雖然看似簡單,但他也花了將近5年才上手。「那5年內,我一直在累積診斷『生蛇』的經驗。」他指「生蛇」主要是從長水皰或紅斑開始,一群一群長在一起,看起來像一串珠、一條蛇,所以才被稱為「生蛇」。

他表示,生蛇是一種很煎熬的病症,病患全身的神經線會非常疼動,發作時感覺如同有人拿著針往身上刺,不少病人甚至會痛得在地上打滾。「這種痛甚至比用刀割還痛,發作時真的非常非常痛苦。帶狀皰疹可能發生在任何年齡層的人身上,我曾治過年屆103歲的老婆婆。」

陳黎明坦言,自己做夢也沒想到,會因為治癒飛蛇而獲贈一間關帝廟。
陳黎明坦言,自己做夢也沒想到,會因為治癒飛蛇而獲贈一間關帝廟。

土方靈驗 宮廟作謝禮

陳黎明稱自己為土醫,因為他採用的是另類醫學。「或許很多人不相信這種祖傳的方式,我不勉強。」他表示:「別人的嘴巴我們管不著,做好自己就可以了。」每次施治收費僅為30令吉,屬於可負擔價位,他笑言:「如果我是假的,病患也不過損失30令吉而已。」

話雖如此,他仍自信地表示,一旦病患找上他,他們的病便能得到舒緩。

他進一步分享,謂曾經有一名年輕患者被生蛇折磨了很多年,尋遍西醫、皮膚專科病情都沒有改善。雖然患者父親一直囑咐兒子找陳黎明求診,但患者基於不相信古法偏方,一直拒絕。「最後他真的求助無門,就被他爸爸帶來找我。」陳黎明表示,該名年輕人經過他的治療後目前已經痊癒。「他的爸爸為了答謝我,召集朋友合資送了我這間關帝廟。」

據他所言,這座關帝廟價值150萬令吉,除了關帝廟,廟內的牆上也掛滿了大大小小的答謝旗,「這全是我的病患送給我的!」

陳黎明沒有子嗣,在8名兄弟姐妹當中,他是唯一繼承爺爺祖傳醫術的接班人,詢及此祖傳治療法會否在他手中失傳,他說:「這需要看緣分,沒辦法強求。」他表示自己不介意把療法傳給外人,但需要對方有興趣和毅力,好讓這門療法可以延續下去。「我曾傳授給身邊的朋友,但或許對方還年輕或對療法沒興趣,所以不積極。」

陳黎明自14、15歲便一直待在爺爺身邊學習,儘管學歷不高,目不識丁,卻對另類醫學或土傳療法非常感興趣。「除了生蛇,其實我也會治豬毛丹等。」

陳黎明治療飛蛇的方式非常罕見,先使用鍋蓋蓋著 病患頭頂,然後用火在頭頂上朝著東南西北4個方向拍 點,最後念咒,便算完成一次治療。
陳黎明治療飛蛇的方式非常罕見,先使用鍋蓋蓋著 病患頭頂,然後用火在頭頂上朝著東南西北4個方向拍 點,最後念咒,便算完成一次治療。

民間生蛇偏方逐一看

火針

即將毫針以火燒至約攝氏4 0度後,快速把針刺入發病部位後抽出,如是反覆多次,持續10至20分鐘。施針後需以火罐吸住施針處,達到放血效果。此法有助患者於數小時內減輕痕癢及腫痛,最快翌日可恢復正常生活。

生蕉汁

使用普通的生蕉汁,擦在生蛇的部位上,每3小時擦一次,擦足3次即可治療生蛇。對於此療法,馬來西亞中醫師暨針灸聯合總會長黃保國直言那是治標不治本。他指出,蕉皮中富含的蕉皮素,確實有止癢和殺菌的作用,且不帶毒性,外敷在皮膚上可舒緩疼痛和止癢,避免細菌感染;但此偏方並不適用於所有患者,僅適合癥狀較為輕微者。

斬「蛇」

患者需站在太陽底下,讓影子和身體剛好重疊在一起,時施法者會拿著木杖或長刀往影子里揮砍,即能把身體里的「蛇」趕走。

火燒「蛇頭」

自古以來,民間便流傳「皮蛇繞身體一圈就會死」的傳說,因此民間流傳了一套火燒「蛇頭」的古方治療,號稱只要把蛇頭燒死,讓它沒辦法再生存,便能痊癒。

陳黎明使用的鍋蓋和一般鍋蓋無異,他謂咒語是治療中 林珮璇 最重要的一環。
陳黎明使用的鍋蓋和一般鍋蓋無異,他謂咒語是治療中 林珮璇 最重要的一環。

何謂生蛇?

研究數據顯示,全球每年有約100萬人患上帶狀皰疹,即生蛇,其中成年人佔70%。帶狀皰疹的發病率非常高,估計每3個人當中便有1人會患上這種皮膚病。隨著年齡增長,人類的免疫系統會逐漸下降,患上此病的風險相對會上升。

生蛇的癥狀為初時感覺瘙癢、刺痛或灼痛,數天後,皮膚會長皰皮疹(一般都局限於身體、腰間、臉側),伴有輕度至重度疼痛感冒癥狀。

你可能生蛇嗎?

▼95%的成年人均出過水痘,即有可能生蛇。

▼任何時期都有可能生蛇,但50歲以後免疫力減弱,患病機會大大增加。

▼身體免疫力下降,如壓力過大、睡眠不足、大病初癒、年紀漸長者;糖尿病或癌症病人是發病的高危群。

▼一生中生蛇的累積風險為1/3。

陳黎明的醫術繼承自爺爺,他表示自己不介意把療法傳給外人,但接班人得有興趣和毅力, 好讓這門療法可以延續下去。
陳黎明的醫術繼承自爺爺,他表示自己不介意把療法傳給外人,但接班人得有興趣和毅力, 好讓這門療法可以延續下去。

醫師怎麼說?

很多華人常認為西醫沒辦法治療生蛇,所以一旦確定自己生蛇後,便會直接略過西醫,尋找傳統土方治療。37歲的鄭女士分享:「5年前,醫生告訴我『生蛇』,雖然醫生也開了一些葯給我吃,但我最後也沒有服用,而是直接採用最傳統搽硫磺再搽白酒的祖傳方式。搽了幾天後,真的好了!」

另外,也有人指出曾體驗斬「蛇」療法,而他也親眼見到有蛇的影子從身邊溜走,相當神奇。

對於目前市場上流傳的各種偏方,馬來西亞中醫總會總會長楊偉雄博士坦言,自己並不反對病患採用偏方治療。「雖然偏方沒有醫學根據,但它能夠生存那麼多年,自有它的成效。」不過,他表示,帶狀皰疹病患有黃金72小時治療時間,如果及早治療,大部分病人的癥狀都有機會治好。

倘若錯過了黃金治療時間,將引髮帶狀皰疹後遺神經痛,因此他建議病患在尋求偏方時,也應該徵求專業意見。「雙管齊下,對病人的病情是百利無一害。」他也建議民眾尋訪有口碑的民間醫生,以避免不必要的因素,包括器皿不衛生導致皮膚敏感。

目前我國已有帶狀皰疹疫苗上市,接種對象是50歲或以上的人士,施打一劑約有7.5年的保護效果,可幫助人們降低水痘帶狀皰疹病毒再激活的機會,降低演變成帶狀皰疹的風險。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