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古晋12日讯)砂拉越河道挖深工程仍未动工,古晋海港局却率先征收河道维修费用?行动党砂州主席兼国州议员张健仁认为,既然工程仍未开跑,当局便毫无理由向船务公司收取维修费。

他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古晋海港局自今年6月1日开始征收河道维修费,收费率为每20尺的集装箱征收36令吉25仙、每个40尺集装箱征收72令吉50仙,以及每公吨的货物(Loose Cargo)收费1令吉。

每年多付1200万

他指出,这项额外的收费无形中增加了古晋船务公司和进出口商,每年必须额外缴付1200万令吉的费用,同时也意味着,古晋海港局每年可增加20%的收入。

他称,此收费顾名思义是河道维修费,让政府维持具有深度的河道,让更大型的货柜车可以直接进入到森纳里港口卸货,但如今挖深砂拉越河道的工程至今还未动工,海港局为何还向船务公司和进出口商征收河道维修费?

张健仁指出,砂拉越河道挖深工程原订于今年开始动工,工程预计耗费3亿6000万令吉。

不过根据他从国会所得到的答案,该项挖深河道的工程在未动工前,工程费用开销预计已经上涨了1亿令吉,至目前的预估数额4亿6000万令吉,因此政府当局必须重新评估有关工程。

未启动工程费涨1亿

他也指出,根据我国副交通部长在8月9日在国会中给予的回答,联邦政府目前拨出的费用只是原有预算的3亿6000万令吉,额外的1亿新增费用仍未拨出。

另一方面,国会以书面方式证实挖深砂拉越河道的工程,原订会在动工30个月后完工,不过委任工程承包商的事项仍在政府考量阶段。

鉴于此,张健仁谴责,既然挖深河道工程至今未能展开,砂拉越政府就没有理由向船务公司和进出口商收取河道的维修费。他以公寓的服务费为例,发展商还未建起公寓,就开始要求住户需先缴交服务费用,根本就是荒谬至极的做法。

张健仁透露,这项河道维修费原本计划是在2016年6月1日开始实行,不过当时已故首长阿迪南以挖深河道的工程还未进行,因而指示当局押后1年收费。

阿迪南曾令押后收费

“如今河道工程还未开跑,我也同样致函给首长阿邦佐要求他押后收费,但是阿邦佐至今仍未给予任何回应。”

因此,他呼吁阿邦佐哈里仿效阿迪南所做出的决定,在工程还未开始和完成前,暂时押后征收河道维修费用,同时,阿邦佐哈里也应该考虑到砂州人民面对的生活费日益沉重的负担。

他坦言,羊毛出在羊身上,该笔额外的收费虽然是由船务公司和进出口商缴付,但这笔费用最终还是会转嫁给消费者承担。

他强调,政府的责任是减轻人民的生活负担,而不是滥用某些名义纳税以增加人民的经济负担。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