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孙和声

搞美国研究者,均熟悉一个名词「美国特例性」(Exceptionalism)。顾名思义,特例或例外指的是独特,与眾不同,独树一帜。

应该说,由于国情不同,每个国家都难免会有其与眾不同的一面,差別在于,与他国相较这个特性、个性是否突出,刺眼,如具有岛国心態(Insular Mentality)的英国,便一直自认他们与欧洲大陆人不同。

在东南亚,新加坡也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在许多方面,新加坡与邻国均形成强烈的对比,如其廉洁度、世界经济力、经济自由度、人均收入、人类发展指数、整洁度,治安等均远高于近邻国诸国,更耐人深思的是,其民主指数、新闻自由度国却也低于许多邻国,这確是个富有爭议的悖论。

军事支出费用庞大

说美国而言,其特例性也表现在诸多方面,在国际关系面,美国被认为是个一超多强的唯一强国,其军事支出也令人侧目,如在2015年,人均支出为1859美元/7993令吉,仅次于中东的阿曼,沙地阿拉伯与以色列,略高于排名第4的新加坡(1706美元/7335令吉)!美国位处太平洋与大西洋之间,隔了2个大洋,南北部也没强邻,为何要花那么多(约6000亿美元/2兆5000亿令吉)的年度军事支出?显见这是个异常现象。

从外交上言,传统上,欧洲人在外交上著重权力均势与现实主义外交,可美国人则追求绝对优势与搞颇具理想主义的自鸣正义的替天行道的外交,如民主攻势与人权高于主权的外交,可美国本身的美式民主,却是发达国家中,最差的一个特別是金钱政治泛滥,是个典型的金主政治与財阀政体。

同样耐人寻思的是,这个自以为是的国家却是个高犯罪率国家,在2016年,有221万人关在监牢里,世界排名第一,可美国人口仅佔全球人口的5%,中国人口有14亿,也只有166万人在监牢。有人还认为在美国,监狱產业是个涉及既得利益的有利可图的利基產业,有人也认为,美国具有第三世界的一面,是个富中充满贫穷一面的吊诡国家。

在美国,虽然医疗支出佔了国內生產总值(GDP)的17%,是全国第一,可又有4000多万人买不起健康保险?不少人还因医重病而破產,这是个什么样的一超,值得吗?

在所有发达国家中,美国也是最缺乏社会主义色彩的,社会主义与阶级斗爭是美国人避用的字眼,是个长期被妖魔化的字眼,这確是个特例,发达国家的政治与社会裂痕本是建立在阶级的基础上,可美国长期蓄意淡化阶级,其结果是美国人较能容忍贫富悬殊。

从社会思想角度看,有论者认为,美国是个较硬心肠的,充满物竞天择社会达尔文主义冷酷国;只是,美国的新旧保守主义者多认为,美国人的传统价值观是著重个人自立,不要依赖他人与国家。也不要国家过度介入个人生活。据此,他们也反对太多的国家福利,认为这会养成人民的依赖心理,削弱国家的竞爭力。

当前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便具有这种传统思想与价值观。只是,由于特朗普是商人出身,倾向于用成本一列益的標准来衡量事物,故有一种价格(代价、成本)先于价值(如民主、人权、人道等)的偏好。

受商业利益主导

特朗普突出美国优先,如退出巴黎气候协义或要求其盟友分担更多的防卫支出,也突显出这个价格(Price)先于价值(Value)的倾向,这就是在商言商的商人本色。

只是,深层地看,美国確也是个重商,崇拜商人英雄的传统,如比尔盖茨、乔布斯类的富豪。这也是美国与欧洲不同之处,美国政策制定的一个特点是,除了国家利益考虑外,也常受商业利益主导,使得国家政策多偏向工商业集团的利益,而这个特点也被无所不在的游说(Lobby)所放大。

政经学界,尤其是財经界,长期以来便认为,与欧洲相比美式资本主义是较富有活力与创意的,如全球10大创新公司中,便有8家是美国公司,美国福利虽比不上欧洲,可却比欧洲有活力,失业率也较欧洲低。

不少论者,如资深经济学家马丁费尔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便概括出10条美式资本主义的特色,即不怕失败的企业家精神,伸言之,美国人较敢于创业,也有较发达的创业资本家。总的来说,美国的金融体制更发达,也更富创新力;只是,也应看到美式金融也常因过度创新而引发危机,如2008年的次贷危机,应该说这是把两面刀,它也有促进「赌场资本主义」(Casino Capitalism)的负作用。

其三,美式税制有激励人民努力工作的作用,从工时来看,美国人一年的工时近2000小时,远高于欧洲人的1400小时。因此,有人指美国人是工作狂,而欧洲则过于安逸缺乏进取心,这就涉及了为工作而工作,对为人生而工作的论战,进而言之,许多美国人是为消费而工作,故过度工作的目的是为了超前,过度消费,以刺激增长的。

美国劳工法较宽鬆

其四,总的来说,美国的政策较亲商,也多利商,实则,美国的劳工法较欧洲宽鬆得多,其特点是要让僱主易于僱人也易于请人走,从数字来看,只有7%的美国工人是工会化的,这比大马的10%还低!

其五,美国的人口还在增多,也较欧洲诸国年轻,这是一种优势;其六,美国是个可在能源上自足的能源自足国。

其七,美国有较多的一流研究与开发机构;其八,美国政府的社会支出低于欧洲,整体上言,美国政府支出佔GDP的38%,而欧洲许多国家均是40多或50多%,如法国是57%;其九,美国的管制较宽鬆,使美国具有比欧洲强的经商环境与成本;其十,州际竞爭也颇激烈,这点倒是值得大马考虑,进而言之,中国经济颇富竞爭力,其中一个主因便是,中国虽是个集权国可在经济上却走经济分权路线,这个「政集经分」是解读中国经济活力的一个关键。

根据世界竞爭力报告,美国通常也较其他欧洲国家除了瑞士之外,更具竞爭力,如在2017年便排名全球第4,仅次于香港、瑞士、新加坡。

当然,针无两头尖,凡事有一好便无二好,很难两全其美。美式资本主义有其特色,却未必適用于其他国家,正如中国的政经模式,也有其特色与优点一样。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