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张兼荣

很多人说,所谓的幸福与快乐都是从「比较」当中体现的。仔细一想,其实道理简易,確实因为「比较」让我们更容易满足于现状,也会导致我们容易屈服于现实。但也有一部分的人很努力去防止「比较」所產生的幻想,去实践改变现状,他们儼然成为社会中的忧患意识,推动社会走向各种可能。

在任何时代,「灾难」是不可避免的存在,从某方面来说,它提醒我们有多幸福,强调珍惜的重要性,同时也敦促我们需要怎么做去改变、预防「灾难」再次发生。除了日常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比较,像是非洲的飢饿儿童、中东的战乱、日本的地震、美国的龙捲风……这些例子还算是时有耳闻的,凸显大马人有多幸福。

还有一种是时代之间的比较,即宣导过去的落后,才能显得现今的昌明。很多病症在十多年前无法治癒,病患自然也等不到药方就离世。科技更是日新月异,呈现一日千里之势。无可否认,过去种种难以与现今相庭抗礼。

有时候,我会听见墨守成规、故步自封、食古不化等用词形容旧一辈的人。可想而知,他们是从思想作为基点,批评不与时並进的思想。

我难以赞同这说法。思想模式不断在变化,就像我们可以说20世纪的人思想保守,但这些所谓思想在当时已是非常「进步」,再说,其实现代的同居与同性恋等观念之前早已有之。或者有人会说,孔子不会英文,我会。这种「以后笑前」的方式属于较无理的。此外,「比较」让我们瞭解到从中继承了什么,又发展出了什么。

每个时代都会自作多情,別的时代,要么看不起,要么太看得起(陈丹青语),因此带著「同情之理解」看待的话,我们会看清当中的变化。

再来是,个体与个体之间的比较。对于我们的政坛诡譎风云已非新鲜事,政治人物被批评,相互比较,孰优孰劣也是常事。大马朝野政党的竞爭关係,一举一动被公眾套上放大镜,他们步步为营,活在民眾的比较当中。稍不留神,便会被咬住尾巴不放,抨击声不断。就算是同一政党的党员也会被比较,当然,比较更注重的是办事能力的质量,而非血统与现职党派的谬论。

我们在比较中,可获得安慰,也可获得提醒,更可获得进步,甚至是获得选择的依据。这些都是不同层面的「比较」所得出的效果。可也有些「比较」会让人生厌,就像政客总爱挟持「解决问题」作为人质,炫耀自己的「为国为民」,好让我们能比较谁做得棒,好似不清楚「解决问题」是本身责任。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