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黄龙珠

在吉兰丹哥打峇鲁生活了两个月,发现身为州政府的伊党確实愧对丹州子民,且不说对州內非穆斯林的不公平政策或者是娱乐方面的限制,就连全民问题上,州政府也没有尽到应有的责任,尤其是在环境卫生方面。

吉兰丹,对于穆斯林来说,象徵著宗教朝圣地,人们都会认为丹州是个不折不扣的伊斯兰州,无论是在建筑物、路牌、商家的广告牌或受聘的女穆斯林服装等,州政府都规定必须符合伊斯兰教义,不过,这是州政府对子民的要求,州政府却无能履行对人民的承诺,无论是在州发展、经济发展,甚至涉及全民的环境卫生问题。

民生问题须正视

一个不负责任的州政府就像是不负责任的父母,他们不认为除了生育,父母或州政府尚有许多义务需要为孩子或人民尽责,他们会忙著用孩子为藉口,为本身许多不合理的行为作为掩饰,实际上,他们为的是本身的利益,子民或孩子的需求却被他们列为是「饭饱之余的要求」。

就在环境卫生问题,州政府似乎不认为它是个主要的民生问题,无论是在甘榜或新设住宅区,垃圾处理不仅没有与时並进,正確来说,州政府只是在敷衍子民,满了就派人来收取,烂烂的垃圾罗里,一路收垃圾,一路漏垃圾水,搞得整条街臭气冲天,谈何卫生?我想在这样的卫生环境下,再诚心烧多少的香,神仙也难保我们不会生病。

除了垃圾,沟渠问题也不见得受到关注,长满野草,渠道严重阻塞,塞满了垃圾,甚至可看到如儿童玩具车等大型物件(也不知道是否是水灾「遗物」),似乎都被视若无睹,人来人往,车来车往,大家好像已习以为常,更像是逆来顺受,似乎州政府的宗教教育已成效,人民尤其是乡村人民,他们不会怨天尤人,一心顺应「上面」的旨意,一切都是旨意。

令人觉得讽刺的是,州政府竟然还会派执法官员到住宅区抽样检查黑斑蚊的滋长,真是不做好本份,却专去找別人的麻烦,试问水沟严重阻塞,民宅怎不受影响?就以我的住处为例,刚搬进去住时,无论我喷多少的蚊油,点蚊香(点多又担心会演成烧炭事件),蚊子问题仍然存在;前阵子,人不舒服,就疑神疑鬼怕染上骨痛热症。

我想,吉兰丹伊党州政府在第14届大选来临前,除了大量派送大选糖果,他们还多一项功课需要交,就是睁大双眼,拿出诚意,真正的去重视当地的民生问题,不要再以敷衍塞责的態度,漠视人民生存的基本条件。人民或许不是逆来顺受,他们可能是在等待时机,为自己及下一代谋取更好的未来。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