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廖明安

行动党前秘书长郭金福溘然长逝,草木同悲。郭金福在政治上是一股清流,有浩然正气的典范,而他抗癌的坚强意志,激励了人们对生命乐观与顽强的斗志力。他的离去,不只行动党上下悲痛,就连昔日对手也感到惋惜。

回顾歷史,郭金福在行动党內如日中天之时,也就是林吉祥与林冠英在政坛上黯然之际。1999年大选行动党重挫,林吉祥本身也战败,加上林冠英出狱不久,才有这样的机遇,让憨厚老实的郭金福出任行动党秘书长。

明眼人都知,郭金福只不过是过渡的秘书长,最终的安排还是林冠英,当时大权在握的依然是林吉祥,但郭金福不因为如此而辜负了党的委託。郭金福担任秘书长期间,是火箭百废待兴的艰难时刻,党资金匱乏,又面对党內派系的分裂,他都致力扮演好建设的角色,让党务回到正轨,当时「挽救行动党运动」,更凸显了郭金福对行动党「鞠躬尽瘁」的精神。

郭金福是个有主见且不任人摆佈的领袖,他提出「秘书长限任3届」动议,在2003年党代表大会通过,而这项动议被视为针对林冠英,也因此让林吉祥父子开始对这位「不为所控」的秘书长有所提防。

改变不了「唯亲是用」

对于甲州火箭早期的內訌,郭金福也想尽办法制衡。一边是沈同钦的班底,一边则是林冠英的派系。两个派系剧烈的斗爭,最终在郭金福出任甲州火箭主席后,暂时稳住局面。改选后,甲州火箭派系纠纷依然不断,这就衍生了另一个影响郭金福政途的问题,2004年大选,亲林冠英的派系杯葛郭金福的竞选活动,当时更有火箭领袖呼吁甲市区国会的选民投废票,导致郭氏以微差票数落败。郭氏当时也公开抨击党內有人「扯后腿」,导致行动党失去甲市区国会议席。

郭氏毕竟知道政治的黑暗,于是黯然离开政坛,他是个老实人,斗不过政治齷齪的把戏,他那一股傻劲,依然改变不了行动党內「唯亲是用」的文化。

沈同钦、吴良山、林敬贤及陈仲祥宣佈退党,这位前秘书长並没有对这几位昔日共患难的战友恶言以对,也从没有公开呼吁或私下要求沈同钦等人重回行动党。毕竟郭金福洞悉时势,经歷甲州火箭內訌的他,更明白沈同钦等人的决定是为何,也明瞭甲州火箭的癥结所在,但碍于身份不同往日,也不便发表太多。

沈同钦重情义,不怕行动党领袖以毒瘤奚落,仍前往弔唁及出席丧礼,郭金福与林冠英同时出道的往事。然而,林吉祥却在丧府向沈同钦等人喊话,呼吁他们「认错归队」,以了郭氏心愿,同时,甲州火箭主席郑国球也附和林吉祥,要求退党人士归队。林吉祥与郑国球的举动,被抨击消费郭氏,以逝者名义博取认同。

郭金福的丧礼,极尽哀荣,出殯当天党旗飘扬,伴隨灵车前进,这不足以慰藉郭氏对党的贡献,也无法弥补行动党领袖曾对郭氏做出的政治伤害。2004年那场大选,扯后腿的人现在已是位高权重,倘若那场大选,他没有落选,他还是秘书长,某人的政治前途一定要改写,行动党的现在也截然不同。

郭金福没一般行动党领袖的偏激与沙文主义,他是个理性、温和、低调及务实的领袖,从不打压异己,不怕权贵,吃亏也不计较,就因这样,他的政途並不太久,但留下的傻子精神却是永恆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