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李的洺

308后,打到贪污腐败,倡导廉正机制的概念,可称之为每一个大马人的共识。一时无两的反贪污腐败激情,在华社普世价值中成为「改朝换代」的信念,此股痛恶腐败的情绪,在505当时,尤为更甚,甚至成了高达85%的华裔选民愤起反贪,痛击执政党的政治地位。

当在野党祭出「反腐倡廉」的口號时,华社不但鼎力支持,而且身体力行,要为建立廉正体製出一分力,终于,使到在野党吐气扬眉,差一点,就在大选中,拉倒老树盘根的执政党,坐拥布城,號令天下。而当时的华裔政治大海啸也把国阵华基政党打得很狼狈。

这场以「改朝换代,告別腐败」掀起千层浪的政治海啸,其能激动华社人心的主要元素,乃因唤醒华裔选民对廉正的渴求所致,顿时,让不分朝野的华裔选民,把手中一票寄予在野,他们为的,莫过于「打造廉正的国家机制」以换取平等和公义而已。

85%华裔选票群起的政治海啸,于政党角度而言,或许会被詮释成为在野党误导下的反扑情绪,然而,当君若细心探討之后,其蕴藏著的反扑因素,也只不过是极为简单的「公义」诉求。在他们的眼中只要达到「理想中的公义社会」,由谁人执掌乾坤,根本不在乎。

可是,倡廉反贪被推动9年后的今天,让人纳闷的,曾经激发民眾作为的廉正信念,却呈现虚耗意志的局面,那曾使人矢志不移的打贪立场,被政客言行不一的假道学行为,消弭著激情,那一度响彻云霄的倡廉口號,被政客双重標准反贪动作消磨底气,使到有志于建立「廉正」社会制度的支持者,莫不一脸狐疑,继而纷纷离场,离开他们感觉不切实际的反贪污幻想。

至少做到为民表率

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別过在野党「反贪」阵营的支持者,隨后也渐渐成为在野党阵营的抬槓者,他们对于政客的表里不一,从充满的不信任感,辗转为厌恶感,继而衍生出对政客甜言蜜语的免疫力,导致505的大无畏反贪气氛,落得叹息和唏嘘。

其实,有志于建设廉正体制的民眾想法很简单,他们要的是「廉正」信念中的核心价。说白了,就是「廉正」,社会公义需建立在不分朝野背景、立场的廉洁社会,一视同仁反腐,建立有利于社会平等、政治公允的公社机制。

他们希望廉正思想,是公民社会上的中心价值,政治领域上的领袖,莫论朝野,需要有以身作则的公信力作为从政立场。换言之,提倡廉洁的政党领袖,最低限度需要做到为民表率的反贪立场,而不是当问题发生时,因人异议,因阵营而有別的反贪立场,政客此等作为对于立志倡廉的百姓,並不存在说服力,而且更不具备让人信服的公信力。

目前,因大山脚非法工厂事件,在坊间引发这么一个疑问,部分民眾的言论中,对大马人是否真的需要建立廉正社会,充满疑虑。对政治人物,因为不同个案,而拥有不一致的反贪污立场,感到莫名其妙,造成社交媒体上对反贪污倡议廉洁的种种揣测,浮现盲点,教人不胜唏嘘。

民意下到底大马倡议的廉正机制该从何说起,而在打击贪污的工作上,政客言不由衷的举动,莫不教人感觉奇怪之余,也对他们要建立廉洁机制的说辞充满疑竇。

简言之,民眾对政客的政治术语,如今,只落得一股「图耍政治」的印象,政客没有坐言起行,建立倡廉反贪的核心高度,捨弃真正的廉洁文化,单靠口號,只是政治需求,与公义和民生没有效益。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