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年72歲的梁良江,20年前中風後,就面對行動困難、無法工作賺錢的困境,導致7名子女依靠親友救濟。

廣告

不幸的是,他在2015年及今年5月再度中風,導致如今不僅需長年臥病在床,同時已無法正常進食,需要靠輸液管來餵食牛奶維生。

來自麻坡加里里的梁良江,早年與妻子離婚後,就在母親的幫助下,靠從事水泥工及維修水管工作等獨自養大7名子女。

1998年底,這名單親父親放工回家後,身體左半邊忽然感覺無力,被醫生診斷中風,無法如常工作,導致家中生計頓時陷入困境。

據梁良江的長女愛笠表示,其父親當天放工回家後,就覺得身體不適,身體左半邊感覺無力,隨後就被醫生診斷為中風。

安養院工作人員正為臥病在床的梁良江餵食牛奶。
安養院工作人員正為臥病在床的梁良江餵食牛奶。

叔叔姑姑接濟

「父親因此被送入醫院治療差不多一週,過後就因行動不便而無法如常工作了。當時,我們兄弟姐妹都還小,除了大哥正在讀大學外,我和其他弟妹都在中小學上課。」

廣告

她透露,父親中風後,家裡的生計頓時陷困,所幸一些叔叔及姑姑不時提供不少經濟支持,協助他們一家購買食糧及日用品等等,才讓他們順利成長並完成學業。

「因為父親生病,家中經濟困難,兄弟姐妹在讀中小學時,也會趁學校假期去打工,以賺取微薄收入來當零用錢或幫補家用。」

梁愛笠接受《東方日報》訪問時,提起父親中風情況。

她回憶,其父親第一次中風時,曾在慈濟志工陪同下,前往醫院接受物理治療,隨後情況也有所改善,可以拖著步伐走動。可惜好景不常,父親在2015年5月再次中風。

「當時,父親因忽然全身無力,走路時一直要跌倒,隨即看了醫生後,被告知父親是二度中風,因而也再次入院接受治療一週。」

入住安老院 看護照料起居

梁良江第二度中風,7名子女因各自有家庭需要照顧,於是他被安排送到安老院。

梁愛笠透露,父親第二次中風後,基於兄弟姐妹都有本身的工作要忙,或是因為有自己的家庭需要照顧,因此經過一番商量後,他們唯有把父親送到安老院,以便能有專人時刻給予看護。

「目前,老大、老二都在外地工作或自組家庭了,所以一般都是住在家鄉的我及弟弟梁堅福,日常空餘時就去安老院看看父親。哥哥及其他弟妹也會趁休假或有空時,去安老院探望父親。」

梁良江年輕時從事水泥工和維修水管的工作。
梁良江年輕時從事水泥工和維修水管的工作。

她說,其父親第一次及第二次中風時,基本上每天還能坐著吃飯、閱讀及看電視,無奈從去年開始,他就一直要求躺在床上,以致身體越來越虛弱。

梁愛笠坦言,父親向來個性文靜、沉默寡言且待人嚴肅,因此她與兄弟及妹妹們往往只能對父親畢恭畢敬,繼而更無法了解父親心中的想法。

「過去,當父親中風行動不便時,兄弟姐妹曾經嘗試了解父親有什麼困難或心愿需要孩子協助克服或完成,他往往都絕口不提。我很感恩三叔於2007年時,曾經帶著父親一起回到中國老鄉探親,這應該也圓了他老人家的一個心愿吧!」

梁家花在添購牛奶及成人尿片的費用不少。
梁家花在添購牛奶及成人尿片的費用不少。

醫藥開支大 子女難負擔

今年5月,梁良江第三度中風,已無法如常進食的他,如今必須靠管子來餵食牛奶,維持生命。

梁良江的三兒子堅福表示,由於父親三度中風,如今須靠管子來餵食牛奶,每月的日常開銷無形中增加了一倍,令他們兄弟姐妹難以負擔。

他透露,其父親入住安養院的每月開支為900令吉,日常醫藥費大約是100、200令吉,牛奶及成人尿片的開銷各為1200及300多令吉,對他們來說是一筆龐大的開銷。

「我們兄弟姐妹的收入有限,加上一些兄弟姐妹需負擔自己家庭開銷,因此希望社會善心人士能給予我們經濟上的幫助,讓父親渡過難關。」

愛心捐款:

有意捐款者請在新聞見報的6個月內,以支票或網上轉賬方式,將義款交至本報。一旦逾期,本報將把支票按址退回,或自動轉入東方慈善公益基金內,協助其他有需要人士。

採用網上轉賬, 我們的銀行戶頭是Maybank 5140-7500-0321 Oriental Daily Sdn Bhd(Charity Account),請把轉賬單據連同捐款人資料、地址、電話及受惠人名字列出,電郵至charity@odn.my,或傳真至03-26926336,不需要收據者無須提供地址。

採用支票者須在支票背後註明受惠者梁良江(NEO LONG KANG)名字。支票抬頭寫上「Oriental Daily Sdn.Bhd(Charity Account)」,寄至本報吉隆坡辦事處:Wisma Dang Wangi,38,Jalan Dang Wangi,50100 Kuala Lumpur。詢問電話:03-26916336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