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百货通膨,独中的学费自然跟著喊涨了。《东方日报》报道,新山宽柔中学董事会宣佈2018年新生学杂费全年3100令吉。相较2017年,调涨幅度高达10.4%。

此外,校方也著手为理科班增添实验室及相关仪器。新闻说:宽中董事会隨之议决2018年起,每学期另向(高中)理科生徵收25令吉,全年共100令吉的实验费。

报读宽中初一的外籍生,全年则得缴付9000令吉,高中生年收1万200令吉。不但这样,除了2500令吉的保证金,外籍生还需额外缴交5000令吉註册费。层层叠叠,就一个字:钱。

当然,宽中董事长童星存说得是:5000令吉註册费用也不出奇,因为大马人就读新加坡学校,也须缴交一定数额的教育基金。何况,5000令吉,折换上来,不过新幣1500左右嘛。

纵然不和对岸比较,只要查看国际学校之收费,宽中一年所收,恐怕还远不如彼等的一个月的学费。比上之后,全年总计3100令吉的学杂费,一点都不贵!

但是,所收之钱,足够了吗?设想每年学生缴3000令吉,3000人则有900万的收益。6000位学生则有1800万。平均地说,每个月学校可以从中得到大约150万令吉。

如果教职员工300人,100人月支两千令吉,100人月薪3千,另100人月入4千;三组共计,则需支出90万。扣除这些,学校尚存60万,或者相等于每天可用2万令吉,支付水电、网络、例常维修。

算到这里,收支似乎还可平衡。可惜,华社和华校向有没有止境的恋屋癖,喜爱定期打造一系列硬体建筑。这么一来,学生和家长之供养自然不足,经年累积,甚至捉襟见肘,拮据狼狈。

由此可见,独中旧有的那一套管理方式,確实需要顺势转圜。宽中学有专长的校友不妨思虑组成专案小组,效仿国家的稽查机制,找出可能潜在的罅漏和流弊之处,说不定也能有所意外的收穫。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