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张济作

马来西亚的政坛已经陷入「打模糊战」的窘境。政治论述的模稜两可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我们好像在看「变形金刚的机械人在打架」,几乎分不清「谁在打谁了」。

国阵政府掌权60余载,除了成功延续英殖民政府所遗留下来之分而治之的政策外,也充分利用宗教和种族课题来分裂在野党,让本身的政权得以延续下去。执政党也以执政的便利,透过选举委员会以选区划分的方式来达到选举的最大利益。执政党为了胜选和继续保有政权,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无法撼倒国阵

在野党容或在部分议席或州政权有所斩获,不过无论如何都无法动摇国阵执政的中央执政地位。部分落入在野党的州政权,有些也很快的被国阵政府「收编」,加入执政联盟中,让国阵政府继续享有「稳定多数票」。

1987年巫统党爭,脱党另组46精神党的拉沙里,组成的在野党联盟未能撼倒国阵;1998年巫统再次党爭,安华被撤除党政要职,还鋃鐺入狱,其妻及子弟兵组织公正党,与在野党组成的联盟在州政权颇有斩获,不过还是无法撼倒国阵,无法夺得中央政权。2015年巫统再一轮党爭,马哈迪慕尤丁等出走,另组土著团结党,在野党又一次组成联盟—希望联盟,希望能够成功扳倒国阵。

当执政集团一次又一次的分裂之后,自然会为在野党的力量「添砖加瓦」,凝聚了更强大的气势,以实现改朝换代的目標。不过,隨著脱离执政党的人员之「级別」愈来愈高之后,在朝在野的政治论述之理想性以及领导层的「政治清廉度」皆面对同样的窘境。民眾开始对于两方人马的政治斗爭感到困惑,很多时候分不清到底现今政坛,是「为何而战」?

在执政党部分,一切以维护及延续现有政权为最高目的,任何可以胜选的手段皆毫不隱晦,赤裸裸的展示出来。在野党部分,为了得以实现改朝换代的目標,也將具有爭议性的课题如「宗教自由、族群平等、教育公平性」等课题稍微按下不表,只专注于討论经济和民生课题。

「改朝换代」的目標应该是以取代旧有的不良政策与措施,改以更符合民主、清廉、公平的政策。如果进入选战,在野联盟还是打模糊战,恐怕无法说服选民投下「改变」这一票,让「变天」再次成为幻影。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