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麦翔

第14届大选竞选实际上已然开打,最受关注的热点是:「钟摆摆向何方」?谁是「造王者」?「贏家」桂冠花落谁家?「海啸」或「地震」能够生成吗?

我的答案是,依不同的人们对社会经济规律、局势「利好的底盘」以及临场表现几个节点的看法而定。

首先,2008年的第12届大选,反对党掀起「海啸」扑向国阵,有惊无险,但令国阵坐立不安的「地壳移动」,已经冒起。反对党越战越勇,2013年的「505」大选,取得全国总票数52%,远超国阵,国阵输在政治,贏了「技术」层面,掩盖不了虚弱性。之后,巫统末代王朝「MO1」上台,不幸引爆了被舆论视为「海啸倒灌」的一马发展公司丑闻,其趋势益发明如观火。当下国阵软硬两手全属「救火」、「漂白」的被动举措,政治资本几乎已耗尽。

今年独立一甲子。60年的沧桑,暴露了我国「体制性」、「架构性」先天性的缺陷,指向种族主义的没落,指的是我国官僚资本主义有三大「先天不足」:一是依赖性(依赖特权),二是垄断性(排外性),三是贪得无厌(30%经济佔有率一而再再而三延伸,至今不断)。在位者认为30%不愿丟、也不能丟,一丟整个体制就会分崩离析。

社会矛盾两极化

之所以如此,在于此体制建构在矛盾重重的根基上:政权的高度集中与经济的高度集中互为前提,相辅相成,恶性循环,致使社会矛盾急剧两极化,种族主义的漂亮外衣,甚至加上宗教主义(伊党的投机取巧),也无法挽救其败亡的命运。

人类社会演进的规律属必然性,但必然不等于自动,它必须通过人的努力、奋斗才能成为现实。这就要看反对党的智慧和「科里」如何?缺乏「科学的社会发展观」,对国阵/巫统外强中干的底盘抓不准,其结果用得上一句口头禪:「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国阵还有赖著不走的空间,並非由于强大,而是因对手没有发挥自己的优势。

我国官僚资本虽有特色,但並不排斥资本主义城市化的进程给人民意识带来改变这个一般性的规律。我国当下城市化已经达到什么程度了?据政府统计局资料,城市化地区占国家面积的75%。纳吉也承认这个事实,他规劝新山区国阵国会议员「不倒翁」沙里尔,打消今届大选退休的念头,挽救巫统在城市区日益萎缩的趋势。

在许多城镇,都可看到马来夜店的兴起。譬如从怡保到红毛丹公路9英里,沿途路旁建立了不少过20间「叹茶」的夜店,清一色马来老板经营,顾客也清一色马来同胞。门楣吊掛五顏六色的长灯,午夜过后才打烊。他们聊什么?已经不是昔日的「甘榜冠军」局部事务,而是眼前发生和非常罕见的国家性的热议大题目,如「1MDB」、「高官夫人颈项上千万令吉钻石」、纳吉政权的命运、FGV以亿计的贪腐、伊党的角色、甘榜孩子学业/失业的问题。

砂政府爭取权益

但从怡保到金宝30英里长途公路,却看不到此现象。前者属马来人口密集的半城镇区,后者马来人外迁,人口疏落,但两者都属受城市影响的「城市化区域」——种族主义、伊斯兰主义、君权主义意识形態受侵蚀的区域。当75%地区与人口均为「受侵蚀」的「海啸」渊藪,发生几率有多大?胥视国阵与希盟此消彼长的结果,在变数大的国內外当前时刻,得看「临场」表现了,包括国外捲进来的「1MDB」、「FGV」的「千层浪」。

国內还有一个恆常心腹大患「定存区」——东马砂沙两地区、军警、广大公务员、封闭性的官联公司(GLC)及玛拉机构(MARA)等。

砂拉越政府已经「觉醒」,从英国档案局带回来有关「马来西亚计划」的档案,准备与国阵中央政府爭取东马应享的权益。当年东马是以一个单位的角色与半岛11州合成的另一单位合组「马来西亚联邦」的,不是以第十三、十四州「小伙伴」名义加入马来西亚的。这对权益份额大不相同;比如,东马的石油,他们有权享受石油税20%,而不是5%等等。简而言之,「定存州」这个巫统赖以抗拒「海啸」的后院已经「变色」了。

再来,「G25」这个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前政府高级公务员组成的组织,以「中庸」的姿態詮释政府的单元主义政策,向著公务员、军警、GLC及甘榜民眾发射出「辐射力」。政府的数据,大学生毕业一年以上无法找到职业的將近20%。经政府再培训,失业率仍然高于全民失业率3.4%。大学是马来中產阶级的重要来源地,今天不满政府的大专青年领袖层出不穷,证明时移世易,已经不是「理所当然」的顺民了。

须解决「经济瓶颈」

作为规律,「第三世界经济体」必须解决「经济瓶颈」的阻碍,才能持续发展,马来西亚也不例外。什么是「瓶颈」?靠著廉价劳动力和对外资优惠条件起家的这类国家,到了一定阶段(马来西亚早已在此阶段),逐年上升的工资和成本以及优惠条件,已失去竞爭力(后来的「新经济体」取代了它们)。

经济持续发展要求通过科技创新提高生產力,减低成本。马来西亚能做到吗?政府提出「TN50」(2050年转型)以克服此瓶颈。但是,政府文告承认大专理科生失衡,毕业生失业居高不下,如何克服呢?漂白丑闻尚来不及,如何吸引外资?谁有能力把所有这些大大小小的矛盾汇集並形成一个「合力拳」,向国阵挥去?普通常识就能回答这个问题了。

国庆日当天,如果有人问我有什么感想,很简单:多元、团结、民主是唯一的选择,其他都是「虚话」、「大话」甚至「废话」。经济专家强调,「现实的需要强过一百间大学」。事在人为,以多元、团结、民主为宗旨的政党或组织,迟早一定在马来西亚应运而生,首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声称的「快乐」,到时才真正为老百姓所共享!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