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陈锦松

「希望联盟」的组成,是替代2015年6月瓦解的「人民联盟」,成为「反对党」对抗「执政党」的联合阵线。各成员党很清楚单打独斗根本无法打败拥有40多年歷史在政坛老树盘根以巫统为首的国阵。

行动党、公正党与伊斯兰党的结盟,曾经引发爭议,特別是伊党从没有放弃改变他们的浓厚宗教色彩。伊斯兰刑事法一直无法为华人所接受。伊党领袖以为只有你不犯法,根本就不必害怕伊刑法,这显然把社会犯罪的根源简单化,无法全盘瞭解构成个体犯罪的其他社会因素。

伊党要贯彻伊刑法的意志坚定,早期民联的矛盾或许是必然的,而不是偶然的。由伊党分裂出来,由其开明派成立的诚信党,原就是取代伊党与行动党、公正党组成新的联合阵线「希望联盟」,现在更加上土著团结党。希盟的合作,当然是希望为今后的执政创造条件,如果反对党一盘散沙,各自为政,將永远无法打败国阵。

一个政党最终的目的是一定要为执政做准备,如果没有把「取得政权」当作目標,一切的从政理想与美梦,就只能停留在理论的构建,无法贯彻。

伊党握有的马来选票,不能否认是执政党与反对党都不愿意放弃的票源,与伊党分道扬鑣的希盟,目前面临了一个关键的分歧点,这个分歧点处理不当,將对希盟的內部合作丟下一颗震撼弹,甚至提前为来届大选的败阵留下伏笔。

希盟应该与伊党的关係「分割清楚」,还是应该「藕断丝连」,维持欲敌欲友的关係,正考验希盟的政治评估、智慧与选民反应。

伊党与反对党的合作一直为人詬病,特別是华裔选民对伊党的反感,甚至是恐惧,缘于其难以割捨的宗教色彩,同时是其执政的宗旨明显是要贯彻伊刑法,其中断肢法更是眾人的梦魘。

通过强大的宗教力量,伊党在马来族群仍然具有其一定的號召力,强烈吸引穆斯林的追隨。早期民联的组成,毋庸置疑如果没有与伊党的结合,反对党在號召马来民族的支持度上,肯定会逊色许多,可能也难破国阵在国会的2/3席次。

民联与伊党的分裂本来就是必然,但双方为了打倒巫统的铁票仓,在合则两利,分则两败的现实考虑下最终结盟,並期待相互「钳制」。

无法纵观大格局

对于反对党的分歧点是没有伊党,反对党与巫统在选举的竞爭上是否能继续「强大」,还是將因为失去伊党忠实马来选票的前提下,政权与席次可能变得岌岌可危?

一个政党如果没有机会执政,就无法看到其政治管理的绩效与成就,这是政党轮替的重要理据。反对党对伊党情感的纠结是落入「割捨」还是「拥抱」的两难困局中。公正党面对「联伊」与「反伊」的两派爭议,就是跌入无法评估伊党对「整体反对党」的关键利弊。

与伊党合作会「嚇跑」华人的选票,但可以吸引部分马来人的选票,公正党这个多元种族的政党,就是跌入这个泥沼中,进退失据。如果公正党无视友党的关係而与伊党的合作,事实上必將对行动党的华裔选票造成一定影响。如果执政是最终的目的,那各反对党在取得政权的手段与过程上就会存在各別的考量与盘算。

现在希盟准备用同一个「政党標誌」与国阵在来届大选展开一对一对抗,如果无法解决內部深层次的矛盾,没有路线、政纲与愿景,那反对党的崛起迟早会因为枝节的分裂、爭执而导致致命的伤害。

原则不可妥协,技术可以调整。反对党是否准备来个大辩论,以瞭解民意,掌握民心。行动党有华人的铁票,公正党却不能独缺马来选票,如果大选不是一对一的竞爭,三角战的形势,反对党是否可以维持「势如破竹」,还是將「一败涂地」,这些都必须是政治考量中的重中之重。

当反对党开始分崩离析,只看到自己政党小圈圈的利益,而无法纵观大格局。只要反对党无法异中求同,无法团结一致,共同承担,那执政党当然乐见反对党在爭议中逐步瓦解以坐收渔利。

许多期望改朝换代的选民最不想看到的局面正是「反对党不是败在对手手中,而是败在自己手中」。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