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侯显佳

美国政坛流行一句话「金钱是政治的母乳」,言简意賅且犀利地传达了金钱与政治如影隨形的紧密关係,在大多数以投票选举机製作为民主象征的国家,一场选举耗资巨大,政治献金成为了支撑和维繫选举制度的基石。

政治献金与贿赂界限非常模糊,在担忧政治献金左右和腐化政治,却又无法摆脱的矛盾情形下,许多国家都出台法律来管制,试图將政治献金决定政治走向降至最低。

马来西亚爭取独立后,从1959年就开始实施选举制度,如今60年过去,经歷了13届大选,难以想像的是在政治献金管制规范上,竟然留有大片空白,仍没有系统化的相关法案。

在爆发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接受来自沙地王室的26亿令吉捐款后,我国缺乏法规约束献金的缺陷便展露无遗,包括是否可以收受海外资金、献金是否应该透明化公佈、金额是否设限等,由于没有相关法令,许多爭议性问题也变得合法。

鑑于26亿令吉风波引发巨大议论,纳吉宣佈成立「政治献金全国諮询委员会」来制定政治献金法令,当全民满怀期待第14届大选能有政治献金法令来让选举更「乾净」之际,负责制度法令事项的首相署部长刘胜权却表明,新法令需要时间制定,因此来届大选仍无法管制政治献金,这对选举迈向更为民主的康庄大道上,无疑是泼了一桶冷水,更不用说对预计廝杀惨烈的第14届大选起到的衝击作用。

在探討政治献金法令过程中,朝野政党各怀心思,在野党顾虑若公开捐款者身份,会令商家或捐助人因为担忧秋后算账,不敢捐钱给在野党;执政党虽然表示支持,但法令提出已一年多始终无法出台,相比之下,被法律界、公民运动组织和在野党喻为「恶法」的《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令》,其命运就顺利得多,成功迅速在国会通过。

政治献金缺乏管制容易滋生金钱政治,导致政商勾结相互保护利益,对我国的民主十分不健康,而这种不健康状態已存在我国数十年,当务之急是「对症」加快治疗,朝野政党全力配合,而不是拖拖拉拉至病入膏肓。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