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的舞台,多元的组合,族群的穿著,大会的铺陈不但壮观,而且动人。吉隆坡体育城武吉加里尔国家体育场的圣火缓缓熄灭,十万人显然都很满意,如雷的掌声,不时一再响起。

新闻皆说:那是60週年国庆日前夕的完美落幕。145面金牌,摘下2017年东运会全场总冠军。每逢喜事精神爽,每个人可高兴极了。首相纳吉感同身受,隨之宣佈,9月4日列为全国特假;听到这里,《东方日报》的报道笔记:全场欢呼。

可是,谁可想到会计簿上,假期的成本?设想每人每日的工资30令吉,两岸一千万的劳动力,集体休息一天,所累积的,多达3亿令吉之巨。这一大笔钱,最终如何出账呢?

如果加上工厂生產线的停工,商店门市的休业,层层叠叠,全国人所需付出的,必然远在3亿之上。可惜,既然享受了放假的快乐,谁也不理会国家上上下下,所需缴交的代价了。

而且,既定的一系列活动,排期的一揽子计划,全要一一(被)挪后了。编好的会议、学校的课程、部门的活动,必须挪后了。原有的班机,预定的酒店,或许也跟著取消了。还有什么?法庭的审理,医院的手术,对不起,星期一没有办公。

是的,这个国家宣佈假期的这一套方式,颇能显见马来西亚独闢蹊径的行政特色:灵光一闪,想放就放。那么,请问在座各位,为此重新调整的工作时间,不知怎么计算?

可惜,这一边,当权的领导总是不管;那一厢,草根的基层则是殷切期待。一有球赛,总是默默希望国手爭气,个个卯足全力,不顾一切,为国爭光,打败对手,明天被放假。

留言评论: